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叶宫】溯[ABO] 八·九

※第九章本垒上外链

※写个肉我容易吗我

※白色情人节快乐啊大家x

※以及肉一点都不想硬邦邦很难吃不要抱太大希望QUQ

※前篇    四·五 六·七


 

这之后拥有了大门钥匙的叶山自然而然地把宫地的住处当成了第二个家,并且有着变本加厉的趋向。而一切也像是终于回归了正轨,宫地开始大学的课程,像高中一样参加了篮球部,顺便凭借曾经是秀德——WC第三名——的小前锋的身份成功进入一军。

 

宫地按时吃着抑制剂,身上也随时带着多余的以备不时之需,在所有人眼里他就个没有味道的Beta。Alpha们和Omega们对他的兴趣都不大,对他示好最多的还是身为Beta的女性们。无论哪样的男孩都会有这样的梦想,和自己喜欢的女孩有着梦幻般的相遇,有着童话故事般美好的相处,而后会有一段绝对罗曼蒂克的爱恋,最后在朋友与家人的祝福下步入教堂。

 

在他分化成Omega之前,他也是这样想的。

 

在他认识叶山之前,他是这么坚信的。

 

在触碰篮球之前,他一度希望尽早碰到那个女孩。

 

但是现在,面对这些女孩,已经没有那个心思了。

 

不得不承认的,叶山在他生活中占的比重和在他心里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很多闲暇时分静下来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他。前天那家伙来找自己干了什么什么,昨天又跑来京大没个正经,今天又会怎么样呢?明天?后天?

 

每天都会见面。

 

每天都会想到。

 

真烦啊,叶山小太郎。就算勉强同意给你个机会了,可以不要这么肆无忌惮吗?

 

 

 

叶山来找宫地的频率减缓的时候,夏天来了。宫地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冬季杯上洛山惜败,身为王者的他们怎么也要找回场子吧?八成训练量和友谊赛又增加了。

 

高尾也给宫地打过电话,秀德今年来了个很优秀的新人,非常的有天赋。教练正在考虑要不要把他派上Inter High。还有一些牢骚,比如说,教练让我们和诚凛打了友谊赛,对面的组合变得更厉害了,不过我和小真还是赢了。比如说,大坪前辈和木村前辈也参加了大学的篮球部,好像训练很苦呢。不过更多的还是关于绿间的。

 

小真的癖好还是没变呢,幸运物什么的超级多。不过上次小真进zone了超级强!啊还有还有,上次和小真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发现他讨厌猫诶。明明身体都推开了,还装作一脸镇定地说才没有。好可爱啊——。

 

宫地最后还是没忍住。

 

“高尾,你喜欢绿间啊?”

 

“诶?没有。”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有一点失真,他听不出高尾的感情。

 

“是吗?”

 

“是啦是啦,宫地前辈是你想太多了——莫非最近恋爱了吗?”那边的后辈笑着打哈哈,不知不觉中话题就这么被转移了,“说起来啊,前辈你来看今年的Inter High吗?”

 

“当然了,秀德的目标,是全国冠军!”

 

“如果有空的话绝对会去的。叫绿间还有其他臭小子好好训练,否则碾死他们哦!”

 

“是——”

 

通话结束。

 

果然还是有一点,担心那两个依旧麻烦的后辈啊。

 

 

 

不过在那之前,搞定叶山才是当务之急。原因来自于紧接着高尾电话后的赤司的一通电话,准确的说,应该是赤司用叶山的手机打的一通电话。内容也很简单,加上标点符号才将将十个字。

 

“小太郎进入了易感期。”

 

宫地不否认他在听到赤司用冷静而沉稳的声音吐出这句话的时候,有种想揍他们一顿的心情。那家伙是傻瓜吗?自己什么时候易感期都记不住吗?

 

居然还要别人来给他操心吗?靠。

 

“所以呢?”

 

“听玲央说,小太郎从Winter Cup就开始喜欢你了。帮忙吗?”

 

“……”

 

“根据我们从小太郎那里了解到的信息,你并不是不喜欢他。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么我们就采用其他措施了。”

 

宫地当然知道其他措施是什么,Alpha的易感期和Omega的发情期相当类似,都是那种经过一定时间便会爆发的特殊时期,甚至说是症状也没什么错。发情期顾名思义不需要过多表述,至于易感期则表现为暴躁,Alpha本来就带有极强的攻击性,易感期的Alpha如果不及时制止,很可能会伤人。更何况叶山是Alpha中的佼佼者,加上他天生的野性和好战心,绝对比一般的Alpha更危险。

 

要制止他们其实也很简单,Omega和镇静剂。简单粗暴。

 

但如果要用镇静剂的话,在那之前多半得打晕那个Alpha,否则甚至会伤到医生。而想要打晕一个易感期的Alpha,那恐怕得经过激斗,要真采用这种方法,叶山肯定得遍体鳞伤,讨不了好。

 

宫地是会心疼的。

 

“人总有需要果断的时刻。”手机里轻飘飘地传来一句话。

 

宫地真是越来越讨厌赤司了。

 

喜欢吗?那个家伙?

 

又笨又烦又冲动又缠人。唯一的优点就是篮球好。

 

没什么可喜欢的吧?

 

但是为什么说不出口呢,反正那家伙是个Alpha,挨一顿揍也不可能会有事。按照他的少根筋,以前的易感期应该也是这么过来的。那么为什么说不出口呢?

 

——不喜欢。

 

三个字而已。

 

为什么呢。

 

因为说出去的话,会觉得背弃了心里某一块不忍践踏的地方。如果说出去的话,心会疼。

 

所以是喜欢的吧。

 

是的。

 

人总有需要果断的时刻。

 

如果我们之间有一百步,而你已经走完了九十九步,那么最后一步怎么也该我来。

 

是吧?小太郎。

 

“小太郎在哪里?我现在来。”

 

“……呵。你家楼下。”

 

宫地一瞬间觉得自己被赤司给耍了。

 

“那么我们先离开了,小太郎就拜托了。”

 

“喂——”

 

嘟的一声,通话结束。

 

宫地庆幸他今天没课,也庆幸他现在已经穿戴完毕,他打开门冲了下去。毕竟他还不想看到明天新闻里播报出一条关于易感期Alpha犯罪的新闻。至于这是不是真的原因,还是给宫地留点面子好了。




汤不热

简书

我尽力了……。


TBC.

评论(31)
热度(42)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