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叶宫】溯[ABO] 六·七

※宫地温柔起来让人受不了啊x
※让宫地认清自己动心了真的好难不过终于写出来啦w马上就可以上本垒了w

※玲央姐的恋爱建议对宫地是无效的啦,自己的恋爱就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追人x

※滚走去写本垒,会今天更的w

※前篇    四·五

 

小太郎的眼里像是一瞬间被注进了光芒和星星,闪亮亮地压过了窗外的阳光。对于一个深陷于一段感情的人,没有什么比来自对方的回应更好的鼓励了。对于叶山来说,只需要一丝就够了,只要宫地有一点点地喜欢他,那么他就有着足够的动力去将着一点点的喜欢变成很多很多的喜欢,最后再变成很多很多的爱就行了。

 

“多谢了,玲央姐!果然恋爱上面的事就该找你呢!”

 

变回了那个元气满满的雷兽呢。

 

实渕扫了眼叶山藏不住的微笑的虎牙,有点无奈地耸耸肩,还真让小征说对了,是恋爱上的问题啊。

 

——有空的话,开导一下小太郎吧。

 

——诶,小征指哪方面?

 

——恋爱。

 

这么说起来,小队长还真是个无所不知的男人呢。

 

“啊对了,你觉得我之后该怎么做?”

 

实渕眯起眼瞥了他一下,“顺从你的直觉,用野性去行动,笨蛋就不需要想太多啦。然后,和你喜欢的那个的做法一样就行了。”

 

“继续像你以前那样,做你想做的就行了。”

 

 

 

暂且不说那头豁然开朗、打算紧盯猎物的雷兽,来看看这边又一次陷入发情期的宫地。Omega的发情期间隔三月,一次长达数天,真可谓是个长期作战。

 

宫地吃了抑制剂之后就躺在床上,药物和发情期搞得他又困又乏,浑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抑制剂的药性让他昏昏欲睡,但发情期带来的敏感让他只要听到丁点声响就会惊醒。宫地就这样从半夜一直时睡时醒到第二天中午,最后还是看了时间觉得不能再这样睡下去了才起的床。

 

简直就像得了重感冒。不,重感冒都没这么烦。

 

他腹议。

 

等宫地洗漱好穿戴好下楼的时候,时针已经抵在了表盘上的一。这个点叶山家里当然不会有人,叶山去上学,而他父母都是有工作的人,自然不会在家里。宫地绕进厨房,正打算烧点什么吃的就看到贴在冰箱上的便签条。

 

是叶山的字迹,歪歪扭扭的,一看就知道不喜欢汉字。

 

——请老妈帮宫地做了便当,味道超好的。我都没有,超级羡慕宫地啊!

 

幼稚。果然是个小鬼。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宫地的脸上却挂起了笑。不得不说,小太郎有着一个表情就能让宫地烦躁的本事,也有着一句话就能让宫地开心的本事。

 

能认识这家伙,真好啊。

 

 

 

叶山在部活结束几乎是飞奔着回家的,下午部活时他的精神力集中的可怕,甚至在one on one的时候都给赤司带来了一丝压力。实渕不得不感慨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而赤司则是扫了眼叶山离去时看不出丝毫疲惫的背影,挑挑眉想着下次给小太郎布置的练习量该增加了,看起来他还有很大的潜力没被开发出来。

 

回家路上的叶山打了个冷颤,而后毫不在意地继续前冲。

 

“呐——宫地!来one on one吗!”

 

回到家第一件事是丢下书包直奔二楼,喊出的第一句话则是朝着正在预习的宫地。部活结束已经不早了,好在现在已是初夏,天色将近黄昏却还没黑下来,出去打几场球还来得及。叶山最喜欢的就是看着宫地在球场上露出的神情,超级认真又超级开心,就算碰到强敌也绝不认输,他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战意的。

 

那样的眼神和表情,是最开始他被吸引的原因。太过耀眼和璀璨,才会只是一瞥就再也也不开眼。

 

不过像现在这样戴着眼镜安安静静坐在书桌前也很好看。

 

叶山推开宫地房门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划过这么一个想法。

 

“宫地,来吗!”

 

“还没打够?你不是刚结束部活吗?你们洛山的训练也太轻松了吧啊喂!”宫地一脸纳闷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还在喘气的叶山,对方亮晶晶的眼睛让他舍不得拒绝,他倒是很久没看到这样的眼神了……上一次,还是在叶山去东京找他的时候。不过其实他也根本没想过拒绝,他们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较量过了。这么想着,宫地伸展了一下手脚,而后利落地摘下眼镜,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要是输了,我允许你用‘今天部活太累了’这个理由。”

 

“和宫地的话永远打不够,还有明明是宫地你输的可能性比较大吧?这次要是输了,就是第十七次了吧?”话音刚落,一本厚重的生物书当面砸来,叶山猫着腰躲了过去,接着丢下一句兴高采烈的“我去拿球”就顺着楼梯的扶手滑去了一楼。不用去看也知道,现在的宫地一定被他气炸了。

 

之后的one on one毫无疑问是畅快淋漓的,他们俩在叶山家附近的某个街头篮球场你来我往,打得热火朝天,时不时地吸引住路人的目光,甚至于场边还多了好些个驻足的观众。不过这些人也很快就离开了,路灯一一亮起,天空的颜色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似墨的藏青色,已经很晚了。

 

然而他们还在球场上,两道身影相互交叠,橙色的球体不停地变换着位置。汗水打湿了他们的T恤和发丝,好在宫地之前吃的抑制剂还有效,信息素并没有通过汗液传出去。

 

叶山的运球在宫地这里已经很难起到作用了,今天的部活对他体力的消耗无非是巨大的,但更重要的是宫地应该已经摸清了他的思路。否则也不会在他凭借野性下意识做出的行动都会被对方拦住,果然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对手。

 

“是时候认输了吧,小太郎?”

 

宫地气喘吁吁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已经是第五场one on one了。宫地现在也应该累了,毕竟他还处于发情期并且很久没练习了,纵然还能拦住叶山,但也是强弩之末。

 

再坚持一会就能赢了。

 

可宫地的那句小太郎简直直戳叶山的心窝,堪称会心一击,完完全全地把叶山的斗志给打掉了,只余下满腔的愉悦和餍足。

 

太狡猾了。太过分了。

 

“……认输了。”

 

但是没有办法不妥协啊。

 

“你今天部活太累了。”宫地从他手里抱过篮球,走到场边从包里掏出两条毛巾,一条扔给叶山,然后一本正经地给他找着理由。

 

“对啊,今天部活真的超级累。”叶山接过毛巾直接把它搭脖子上就不予理会,他凑上前勾住宫地的肩,“但是还能和宫地one on one超开心,就算输了也超开心。”

 

“嘛——我也是。”

 

宫地在叶山惊喜的目光下继续说,“以后周末出来打球吧,反正我现在在京都很方便。”

 

真是太好了——!宫地邀请他one on one!

 

“啊喂,热死了。叶山快把你的手给放下来!”

 

“是!”

 

“还有给我穿好衣服,你想感冒吗?!”

 

 

 

 

“对了,还有件事。”宫地在他们回家的路上开口,一旁的叶山正开心地用手指转着球,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从他的笑容里就能知道这家伙现在的心情有多么好。

 

“嗯?”

 

“我觉得住你家里太麻烦你爸妈了,打算在京大旁边租一个房子。银行卡也补办好了,钱没有问题了。”虽然叶山的爸妈很好,但就这么住着还是很过意不去。更重要的是,不想过多的麻烦叶山,否则会感觉自己太过依赖他。

 

“这几天我还有空,会去看房子。”想了想又说,“一起吗?后天是周六。”

 

“宫地……”

 

“毕竟我不可能一辈子住你家。”

 

当然可以。

 

叶山张张嘴却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口。于是这一次,换叶山被宫地的一句话给堵得哑口无言了。

 

 

 

叶山向来拒绝不了宫地,周六的邀约他自然是欣然前往。他确实是去帮宫地看看户型和环境,但也不乏小心思,他想摸清地址,确保自己以后想宫地的时候还能去串门。

 

宫地在来看房之前做足了准备,他在网上找了三间房,都是小户型。他们先去看了第一间,并不是特别满意,于是宫地礼貌地向那个房东表明了再看看的意愿。

 

之后的第二间房子不是很大,五十多平米,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但对他宫地这种学生来说也是足够了。装修比较偏简洁,整体采用黑白色系。叶山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颜色,他觉得还是暖暖的橙色和宫地比较搭,不过宫地本人倒是觉得不错。

 

厨房和卫生间都挺小的,不过留给客厅和卧室的空间非常的舒适。客厅里有一张很软的沙发,放下来还可以当床用,叶山上去蹦跶了两下,的确非常享受。宫地在一旁看得忍俊不禁,后来趁房东没注意的时候踹了这个多动症一脚,又凑近叶山在他耳旁低喝,“你小子给我安分点。”

 

温暖的气息被呼到叶山的耳廓上,雷兽霎时喜笑颜开,也贴着宫地的耳朵应了声好,之后就乖乖地跟在宫地身后亦步亦趋。若是不看他在赛场上的表现,这完全就是一只被驯养的猫科动物。

 

卧室里是一张双人床,床边有一个整体衣柜。除此之外房间里还有一扇向南开的落地窗,窗外是一个小阳台,窗户旁则是书桌和书架。卧室被房子的主人装饰的很用心,虽然还是简约风格,但明显多了一丝暖意。

 

宫地显然很满意这个房子,叶山之前也听宫地说租金也挺合适。不一会,宫地和房东就已经谈好价钱,叶山坐在沙发上支着脑袋看着在餐桌上签合同的宫地,突然发现自己和这个人比起来会不会太过幼稚。

 

叶山还从来没有考虑过将来的事,他做出的大多数决定靠的是他的直觉,而宫地靠的是理性。这个人似乎对未来有着周密的计划,他显然很会打理自己的未来。

 

真厉害,不愧是宫地。

 

等叶山回过神来的时候,房东已经离开了。宫地走了过来,靠在沙发上坐在他身边。

 

“喂,叶山。”

 

“嗯?”

 

“这个给你,敢丢了一定找你算账!”

 

宫地扔过来一把钥匙,是这个房子的。

 

“就算不给你,你也会没事就来烦我的吧?干脆就给你好了,反正有两把钥匙,这样我也省的去给你开门了。”不用转头去看对方的表情,宫地闭着眼都能猜到叶山小太郎会怎么笑。

 

这个,也是一种默许。同意了让你这个烦人的臭小子继续参与我的生活,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有本事抓住的话,那么就陪你疯一次吧。

 

这是在经过那天突如其来的发情期的宫地得出的结论。毕竟打开门看到对方隐忍又担心的脸的时候,心里的确是有酸涩又悸动的感觉。当鸵鸟的话,一次就够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动心,怎么都否认不了,那么就只能承认了。

 

其实宫地会选择这套房子有很大一部分和叶山有关。有一张沙发床的话,应付叶山赖在这里过夜的要求会很好办,而且无论是客厅还是卧室都有着空调,也不用怕某个臭小子得寸进尺要求睡一起。

 

“果然宫地你最好了!那我要天天来哦。”

 

嘁,随你了。

 

“别给我得寸进尺啊,臭小子!”

 

 

 

之后的事就是搬家了。叶山特地拜托了父亲开车帮忙,再加上宫地的东西都是刚买没多久,并没有特别多,所以一趟就够。倒是之后的整理和添置新东西比较麻烦。

 

叶山的父母特地在周六晚上做了一桌别样丰盛的晚餐,说是就当给宫地践行了。当然,随时欢迎宫地继续回来住。

 

叶山在晚餐后拉着宫地爬上了他们家的屋顶,四月的夜晚还有着凉风,叶山却只穿了一件短袖。就当宫地皱着眉要拉对方回房间时,叶山挨着他坐下还蹭了蹭他的肩膀。

 

“还没和宫地一起看过星星呢。”

 

“星星有什么好看的?”

 

因为玲央姐说和人一起看星星很浪漫,是追人的不二选择。这种话要是说出来会被打吧?

 

“啊这个……因为宫地很像星星。”很亮,很漂亮。

 

宫地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我小时候说和妈妈说星星好漂亮的时候,她教我,不要当星星,因为永远都是孤单的,星星和星星之间隔了数亿万米,那是远到一辈子都走不完的距离。”

 

“不是吧?宫地的老妈好可怕。”为什么要教小孩子这种东西。

 

“所以星星没什么好看的。下去吧。”

 

“是——”

 

我才不是星星,至少不是你的。

 

往下爬的时候,宫地这么想。

 

玲央姐的策略一点都没用。

 

往下爬的时候,叶山在这么想。

 

 

 

因为要搬家的缘故,宫地叶山的整个周日都贡献给了这项工作。他们在吃过早餐之后离开的叶山家,之后花了一个上午整理和收拾。中午的时候,两个人下楼去吃了拉面。接下来整个下午他们都在超市里寻找各种生活必需品和食材。回到家之后又是一顿收拾,忙活到好晚才消停下来。没有办法,宫地只好打电话叫了外卖,吃完之后已经过了九点。

 

毫不意外的,叶山闪着晶亮晶亮的眼睛,满脸期待怎么都掩饰不住。他努力以一副糟糕了的模样开口,却和着喜悦成了某种不伦不类的感情,“这么晚了,我今天就住宫地这里怎么样,反正有沙发床。”

 

像是怕被宫地拒绝一样,他继续给自己找着借口,“我爸妈都睡得很早,现在回去的话到家肯定过了十点,打扰到他们就不好了。至于书包,反正顺路的等明早再去拿就行了。”

 

“而且啊,反正今天刚买了干净的内衣裤不是吗,宫地也不用把自己穿过的给我了。这样就不会觉得别扭了吧,宫地?”

 

说着,还意味不明地眨两下眼。

 

真的好欠揍。宫地想。

 

“不要逼我碾死你。安分点的话就让你住,现在拿了东西给我去洗澡!”

 

“好——”

 

于是叶山就住下了,不要多想,什么都没发生。沙发很软,室内的温度也很舒适,叶山小太郎难得安稳地在沙发床上睡了一整夜。第二天是宫地摇醒的他,他忘记设闹钟了,而宫地显然是为了他设的闹钟。毕竟他要等下周才真正有课。

 

宫地的温柔显露无疑。

 

而当小太郎拿到来自宫地的午餐便当的时候,他的心咚咚咚跳得厉害,不知是哪个家伙在他心里运起了雷鸣运球。抄袭啊?真过分。

 

“果然宫地很温柔。”

 

“叶——”

 

“要迟到了,先走了。拜拜咯,宫地。”

TBC.

评论(11)
热度(30)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