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叶宫】溯[ABO] 四·五

※第四章被屏上外链

※四肉渣预警

※前篇   


汤不热

简书

如果外链还是打不开我也无能为力……


 

叶山的欲望被宫地的信息素撩拨起了七成,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拧起了门把。屋子里满满都是那个人的味道,有些酸甜的信息素飘进叶山的口腔,引动着Alpha的本能。这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与他隔着一块门板的男人有多么诱人,想把那个人拆吃入腹,想在宫地的全身上下都打上自己的记号。

 

想亲吻他。想触碰他。想填满他。

 

想弄哭他。想征服他。想标记他。

 

但另一种感情压制了住了这样污秽的欲望。比起这些,叶山更希望的渴望的,是在他对宫地说出“我爱你”的时候对方也能毫不犹豫地说出“我也是”。

 

他忘了他老爸老妈都是Beta,是闻不到Omega信息素的,自然也不可能察觉到宫地的异样。而他的心上人又自尊心奇高,怎么也不愿意喊人帮个忙。

 

叶山暴躁地挠了两下脑袋,狠狠地踹了脚墙根,然后冲进自己房间的浴室打开喷头,让冰凉的水浇在自己身上。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后,下身的胀痛感才逐渐减弱。等叶山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房子里Omega勾人的味道已经散了很多,显然是宫地已经吃了抑制剂身体好转。但就是这余下的若有若无的信息素,愣是弄得叶山又有了勃起的兆头。

 

在高中篮球界也算高高在上的五将之一欲哭无泪,重新躺上床去结果闭上眼就是宫地刚才半遮半裸的身体和依旧在鼻尖流转的味道。他和几天前的宫地一样,失眠得厉害。

 

 

 

第二天叶山迟到了。

 

当他顶着两个熊猫眼感到体育馆的时候接收到了来自洛山篮球部所有社员外加监督教练的目光洗礼。叶山到的时间太过不巧,恰巧最近有个小型比赛,教练正在进行公式化但实际意义为零的赛前动员。

 

可想而知,风风火火拉开门吼出“非常抱歉我迟到了”并成功打断动员会以及制造了几近半分钟沉默的人的下场将会多么的悲惨。

 

四倍训练。洛山的训练之严有目共睹,再在原本就不算少的基础上乘以四,这样的结果就算是精力旺盛的雷兽也吃不消。所以当叶山终于完成任务到食堂觅食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了。好在实渕还有点良心,替他买了午餐,倒是可以省些力气不用排队了。

 

实渕把面包递给他,而后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他的黑眼圈。

 

叶山嘴里嚼着面包,心里却还在为宫地的事发愁。昨天的突发事件再一次给了他重重一击,怎么下决心都好,Alpha的本能却还是那么容易就被勾起。这次算他还清醒,那下一次呢?他要是真上了宫地要怎么办?

 

“玲央姐啊。”

 

“嗯?”

 

“如果你被一个Alpha上了会怎么样?”

 

场面一时间冷了。

 

不过被问话的人显得很冷静,实渕用手支着脑袋,那张堪称妩媚的脸上挂着玩味的笑。他略微思考一下就张口回答,“这个得看是被谁了呢。如果是喜欢的人啊,倒也不算坏事呢。”

 

实渕顿了顿,这次他目光扫视的地方可不止叶山的面部了,“怎么?被哪个男人给上了?要不要咱们给你报仇去?”

 

叶山噎了一下。

 

“我没……”

 

“那就是想上哪个男人了?让人家猜猜,秀德的那个娃娃脸还是诚凛那个你挺关注的控卫啊?”

 

“诚凛的那个怎么可能!”不经思考地直接否定。

 

“所以是秀德那个?”

 

叶山试图掩饰,但飘忽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他,于是心一横,叶山承认了这段长达半年多的明恋。更何况现在的事态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能向实渕吐吐苦水也不错。“啊——是啊没错!Winter Cup的时候就喜欢了。”

 

“喜欢就去追嘛。”实渕对叶山的答案并不奇怪,说起来像小太郎这种三天两头就往东京跑,每次回来都带着恋爱味的傻笑的模样就让人了然于心了。再加上这样的情况发生在WC之后,多半是在冬季杯上被东京某个队的某个人给勾走了魂。

 

Winter Cup上来自东京的队伍中某一个和叶山小太郎有互动的人,这个范围足够小了。

 

“追了。”

 

“怎么?没进展?说来听听嘛。”

 

咬一口面包吞进肚子里,然后才闷闷地回答,“他现在住我家。”

 

实渕纳闷于对方的语气,这句话怎么听都该是用开心或自豪或志在必得的口气来说才对。夜叉大人挑挑眉,一边端详起自己的手指,一边应和着叶山。

 

“这不摆明了你有戏嘛。”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之前差点把他给上了。”

 

“那他还能住你家?”实渕真是不懂了,这叫怎么个回事。差点被上了还能和始作俑者相安无事地共处一室?你俩演小说呢啊?

 

“他行李都丢了,在京都我和他最熟,就叫他来我家住了。”

 

“然后你就担心自己把持不住上了他,这段感情就没戏了?”

 

“差不多吧。”

 

“又或者……是你不想强迫他?不想乘人之危?”

 

“……嗯。”

 

实渕沉默了一下,虽然叶山说得没头没尾,但好歹认识了这么多年,半蒙半猜倒也能把发生在叶山身上的故事给补得八九不离十。估计就是一个“我爱你但又差点上了你所以我很愧疚很迷茫很纠结”的故事。那么这个故事里另一个主角的态度就值得琢磨了,还是那句话,差点被上了居然还敢住在对方家里?是真的少根筋还是秀德的那个也喜欢叶山?

 

“他呢?这几天对你怎么样?”

 

“能怎么样?和以前一样呗。”

 

叶山颓然地倒在桌子上,没精打采的样子对比他平时的模样让人也挺心疼的。实渕听了叶山这么句话就差不多清楚宫地对叶山也是有感情的,总之这小子是有戏的。

 

“呵,你这几天魂不守舍就为了这事儿?小太郎,你挺蠢的。”实渕扬了扬唇,勾起一个“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的笑,他赶在叶山反驳之前说出了自己的结论,“你差点上了他,他却还愿意住你家里。仅是这一点我就可以肯定他对你肯定也喜欢的。是你对不起他,是你对他心有愧疚,如果他让你给他找个酒店或者租个房你会拒绝吗?但他没有。”

 

可怜小太郎当局者迷,完全没留意到这种细节。不过就算不在局中也不会察觉到吧,毕竟是雷兽呢,靠的都是野性的直觉。

 

实渕再次笑了笑,给好友下了剂猛药。

 

“小太郎,他选择了你。”


TBC.

评论(13)
热度(38)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