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叶宫】溯[ABO]

※不要跟我提裕也的BUG,我也不知道怎么改(´இ皿இ‘)

※至于更新……重度拖延症真的无颜见人x

※慎重追文慎重!一定要慎重!

※前篇   一   二 

 

 

“死了不就没法见到宫地了吗?太可惜了。”那人这么回他一句,然后戚戚然地看着他俩之间因为宫地那一推而产生的距离,表情有点失落。

 

宫地被叶山的小眼神折磨地有点难受,于是他犹豫地抬起手拍拍雷兽的脑袋,暂且不和对方计较这句话里明显的调戏意味。他在心里嘁了一声,暗想自己真不该心软,被骚扰的是他,被吃豆腐的是他,丢了行李的也是他,而这每一件事都和那只雷兽脱不了干系。只要宫地清志撞上叶山小太郎,倒霉的好像永远是他。想到这里的宫地突然有点后悔刚才对叶山的安抚,他应该把对方骂个狗血喷头以报一箭之仇才对。

 

然而叶山是看不到宫地内心的弹幕刷屏的,他把摩托车掉了个头,而后双脚撑地并扭过头认真地拍拍皮质后座说,“宫地,上车。”这人罕见地用一种认真的表情在等待,他脸上完全没有带着的挺容易让宫地火大的表情,对此宫地还是有点吃惊的。不得不说,叶山在心上人心里的形象终于向好的方面靠拢了点。

 

“去哪?”宫地挑挑眉跨上摩托车,叶山在确认完他坐好之后转动把手启动车子上路了。 

 

“我家,你这一阵就先住在那里怎么样?我等下去警察局报失,再打个电话找赤司帮忙。”

 

“那还真是麻烦了。”

 

之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叶山好几次想开口和身后的人说话,但到嘴边的词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憋了半天的雷兽最后突然冒出一句你这么坐会不会不舒服。考得进京都大学的学霸愣了好几秒才想起来那个被对方用三根手指照料过的部位,本来心情都已经好转不少的人瞬间炸了起来,不过碍于还在车上就勉强压抑没有发作。可想而知,在到家之后,雷兽将会被恼羞成怒又压抑挺久的宫地揍得很惨。

 

所以当被家暴过一次的叶山打开家门,把原本在他身后走着的宫地拉到身前向自家母亲介绍的时候,他还龇着牙揉着被踹的可疼的大腿。

 

“妈,这是我前辈,暂时住在我们家。”然后雷兽凑上前去在老妈耳边小声嘀咕,眼神向宫地那边扫着,争取不让那人听到,“他刚觉醒成Omega……总之你懂的。”

 

宫地的确是没听到后面那句话,只是叶山的那句前辈令他颇为在意。叶山几乎不怎么称呼他为“前辈”,为此向来苛严的风纪委员强调过多次,从最初的怒气冲冲到现在的无可奈何,虽然对方总是信口旦旦地回答一定会改,却从来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这人突然老老实实地改口反倒让宫地全身上下觉得别扭极了。

 

至于叶山妈妈到底懂不懂自己儿子的意思,谁也不清楚,她只是笑眯眯地和宫地打了招呼,后者自然是赶忙应声,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接着女人温温柔柔地提醒俩孩子等会要记得下来吃晚餐,之后便不再管儿子的私事又回了厨房。

 

叶山搞定了老妈就拉着宫地的手跑向二楼,正忙着别扭的宫地倒是忘记了挣脱雷兽的爪子,边听着叶山的唠叨,边跟着上了楼梯。

 

“宫地你就住客房吧,老妈一直有打扫,所以不用担心干净问题。听说你好像有洁癖?换洗的衣服明天再去买,内裤的话家里应该有新的,奇怪放哪里了……”叶山上了楼,打开左手第一间门,领着宫地进去。然后又挨个拉开衣柜和抽屉给即将要住在这里的人过目,顺带帮忙找一下应该放在床头柜里的新内裤。

 

宫地扶着额又挨个把衣柜的门关上,然后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叶山是在翻等会自己要用的贴身衣物,连忙抓住叶山的手,“靠。你给我停下。”

 

“嗯?”毫无自觉的雷兽无辜地望过来。

 

靠,这种话题要怎么开口?

 

毕竟宫地不是叶山,他可没那么厚的脸皮。更何况,在叶山那种“放心全部交给我”的目光注视下,宫地觉得自己的战斗力真是直线下降。最后,憋来憋去也只能咬着牙憋屈地挤出一句,“……谁说老子有洁癖的?”

 

“因为高尾说过宫地你对体育馆的卫生要求很高,难道不是有洁癖是有强迫症吗?”叶山咧开嘴,露出两颗在灯光下显得明晃晃的虎牙。宫地看着对方的笑晃了晃神,而后几乎是抽着嘴角否认的,同时在心里狠狠问候了一下那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后辈。

 

“是是,宫地你什么都没有。”

 

结果这混蛋回他一句这个,敷衍的含义不知多么明显。宫地叹了口气,心想这事真他妈不该解释,解释了就越描越黑。

 

而后叶山指了指掩着门的卫生间,告诉他洗漱用品都不用担心。他下意识揽过宫地的肩膀,却在反应过来之后迅速跳开。

 

这个动作是以前叶山常对宫地做的,那时候他总喜欢在周末的时候往东京跑,一呆就是一下午。也许是在街头的篮球场,也许是在秀德的体育馆,又或者是在宫地家的楼下傻乎乎地冲二楼的窗子笑。宫地又怎么会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家伙,他可以表情凶,他可以骂得狠,但被叶山这么好声好气地软磨硬泡,却硬是能把他本就柔软的心脏表面的那层石灰给洗掉。

 

宫地渐渐开始答应叶山的某些邀约,比如说来一场畅快淋漓的one on one来调节枯燥的学习。这样的提议太得宫地之心,他几乎是半点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打完球了总不能就那么翻脸不认人吧?于是他们之间就有了很多场激烈的比赛,也有了共同话题。叶山就从最初的死对头变成了能勾肩搭背、没事能踹一脚、有事能踹很多脚的哥们。

 

对于叶山喜欢揽着他肩膀的事,宫地也不是没说过。但前者就是乐意,就是喜欢,就是不管他俩之间那可怕的十一厘米身高差,雷兽还不怀好意地威胁他,“宫地你真小气,不准勾肩搭背那我就搂腰了。”

 

丫的欠揍。那时的宫地差点没直接把拳头招呼上去。

 

想想当初他们一起开怀大笑的时候,再看看现在对方拘束的模样,宫地觉得自己Omega的身份更讨厌了。他不想和叶山这样。他不想失去这个哥们。

 

不想。不愿。烦。他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会觉醒成一个Omega?

 

“去吃饭吧。”宫地伸手搭在叶山肩上,“别麻烦阿姨等我们了。”

 

“走呗,我妈做的菜最好吃了。”

 

叶山的话不假,他妈做的菜的确比宫地他妈做得要好太多了,简直就是天堂人间的差别。他妈的菜是凡品,叶山他妈烧出来的是天品。吃完饭宫地本想帮忙刷个碗,却被叶山母亲用眼神制止了,女人神情温柔又微微笑着,但摆明了是不让宫地帮忙。

 

上楼回房的时候,叶山在后头说,我房间离你那边很远,如果不舒服就叫我爸妈吧,他们都是Beta。

 

一句话,宫地就炸了。

 

“你——”

 

“我是Alpha。”

 

又一句话,堵得宫地哑口无言。


TBC

我觉得我快不敢打tag了

评论(18)
热度(34)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