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卢刘】喜欢[短/完]

※第一次卢刘

※论痴汉小卢如何和他的小别前辈HE的短小君

※ooc都是作者的错

※如果哪里奇怪请随意吐槽!求不足!



1.

刘小别有点头疼。

罪魁祸首是那个又来蹦跶着找他PK的蓝雨臭小鬼。其实已经不能叫小鬼了,年近十八的小孩已经脱离了少年的范围,人拔高了,身子长开了,技术提高了,大概不多久蓝雨的剑与诅咒退役之后,他就是那个强队的一把手了。

但这和他烦心的事没什么关系,有关系的只有这个人。

还有前几天自己问他想要什么礼物的时候对方丢来的话。

“成人礼吗?可以要小别前辈吗?”

“我是说,我喜欢前辈。很喜欢很喜欢,会想吻前辈的那种。”

真是,不下于一个原子弹。

原子弹砰地一声爆炸了,炸得刘小别腿一抖踢掉了电脑插头。

 

2.

蓝雨的和尚庙属性众所周知,蓝雨的基佬特别多依然众所周知。

所以当卢瀚文这个小王牌风风火火地在大家面前挑明他对刘小别的那种心思时,蓝雨的大家欣然接受。只有黄少天有些郁闷,心情颇像要嫁女儿的丈母娘。

“我说小卢你一个前途光明万丈卖得了萌耍得了帅犯得了二的好小孩怎么就喜欢上微草的那个刘小别了?诶,队长队长你说呢。”

卢瀚文表示有一点点能理解微草对黄少的怨念。

 

3.

卢瀚文秉承了蓝雨的优秀传统——把前辈们的特质给继承歪了。

黄少天的垃圾话他深得神韵可惜他真的没有话唠属性,喻文州的心脏学到一点可惜涉世未深的小卢同志还没那么多心眼用不大好。但小屁孩有一点很厉害,说好听点叫持之以恒执着坚持,说不好听点就是死缠烂打,对象也只有那么一个。

微草战队刘小别。

蓝雨一致认为他们家小王牌的这种特质全是刘小别的错,微草得负责。

 

4.

事实证明卢瀚文的缠人方案是有着显著成效的。

刘小别对卢瀚文的态度几经转折,从最初的真不爽到了最后的假推辞。哪周打开qq发现卢瀚文没聒噪地用“PK”来刷屏,他自个儿都会不舒服。

习惯这种东西真可怕。

 

5.

其实最最开始的那段时间,卢瀚文的刷屏是半点用都没有的。那时候小孩儿的聊天记录整页整页的“前辈”和“PK”,刷得满满的,只是有时候隔了几页都未必能见到刘小别的回复。即便回复了,也是干净利落的拒绝。

找你前辈去PK。

字号是qq默认字体,黑色的。

卢瀚文盯着那小小的几个字,觉得小别前辈真不好接近。然后又往上翻翻,视线移到自己从黄少那里学来的刷屏,一行一行排下来,满满当当不留空位,看得眼睛都疼。但卢瀚文打这些字从来不用复制粘贴,每个字都是他带着近乎要溢出的对对方的憧憬与恋慕一个一个地敲出来的。

结果被拒绝了,算上句号也只有八个字。说不失落是假的,情窦初开的少年总是渴望着心上人对等的回应。

发出去后一直在期待,训练中的休息时间就掏出手机刷新刷新刷新。每一次刷新大概都会磨掉卢瀚文一点点期待,按照这样的道理,卢瀚文对刘小别的喜欢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但当小孩儿在看到对方头像和飞刀剑这个昵称的时候,立刻满血复活。就算点开记录看到的是对方的拒绝,他脸上露出的黯淡也只有一瞬,下一刻就开始重新打字。

“小别前辈我这不是来找你PK了吗前辈!”

少年的文字带着他那个年纪独有的活力与生气,字里行间颇有些死皮赖脸的意味。

好奇怪啊,隔着一层网络隔着数千里的距离,却只因看到和你相关的事物就心情明朗起来。仔细想想,卢瀚文和刘小别也没什么特别深的交集。

他们的联系只是剑客与胜负。

卢瀚文歪着头想了想,露出虎牙微微一笑。

剑客和胜负嘛,所以才要找小别前辈PK啊。

古人总是对的,说的话都是那么的精辟。卢瀚文对刘小别,真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6.

那时候的刘小别其实并没有怎么把卢瀚文放在心上,他认可小孩的实力,把他当成一个平等的对手。再多,那可真的没有了。

刘小别是个正直且有原则的人。

首先,他不恋童。

第二,且容他当一个将时间都献给荣耀女神的荣耀脑残粉。

所以可怜的小卢同志,年龄的差距就在那儿,幸福真是遥不可及。

许久之后已经成功入驻对方生活的卢瀚文在知道刘小别的这两条准则的时候其实是很开心的。真好,否则小别前辈说不定就不是我的了。

恩,彼时的卢瀚文已经有心眼了,所以他心脏了。

 

7.

其他的先扔一边,继续来说一开始的刘小别和卢瀚文。

刘小别从来就不是石头心的人,他的心很软,其实微草的人心都不硬。他看着卢瀚文的一堆话着实是烦的,但当小孩一改风格不刷屏只发了那么一句话的时候,他不想承认也得承认卢瀚文这招真有效。

他脑子里下意识就浮现出对方笑得灿烂的脸,之后又自发脑内了卢瀚文拽着他的衣袖用小狗一般的眼神盯着他卖着萌的样子。然后他就答应了。然后他就再也没在卢瀚文那里翻过身。

一失足成千古恨,刘小别在那之后总是这么想。

 

8.

终于得偿所愿的小卢在那天训练的时候被加持了恋爱buff,和喻文州还有郑轩一起虐得黄少天开启了垃圾话模式。蓝雨的大家都忘记了,黄少天的嘴炮是不分敌友的,并且,蓝雨不禁语音。

最后还是他们的好队长安抚下了王牌,大家一起目送他们的剑与诅咒走向宿舍。

这并没有打击到卢瀚文的好心情,那天晚上他开心地和刘小别在竞技场里用小号互虐了整个前半夜。介于卢瀚文还是个十四岁的青葱少年,刘小别在零点的时候取消了小孩新一轮邀战的消息。

“你该去睡了。”

“可是我还想和小别前辈PKPKPKPKPKPKPK!”

“……去睡觉。”

“小别前辈你答应我下次还和我PK我就去睡!”

“……好。”

“最喜欢小别前辈了,我先去睡了!前辈也早点睡!”

“……恩,晚安。”

“晚安!”

刘小别觉得哄小孩真是技术活。

“啊对了,小别前辈我录音了所以下次不许赖账啊!我真去睡了晚安!”

刘小别觉得上了贼船,还有卢瀚文你什么时候这么心脏了。

卢瀚文不会告诉他,这是他家队长笑眯眯地帮他出的主意。

 

9.

“前辈来PK吧!”

刘小别装死。

于是卢瀚文放上语音。

“前辈你同意的!”

刘小别的小号出现在竞技场的上次PK的那个房间,卢瀚文高兴地开始了愉快的半个晚上。

百试不爽。

 

10.

卢瀚文第一次对刘小别说最喜欢的时候,微草的手速大人只把那当做小孩的戏言。多正常啊,熟悉的朋友之间的玩笑话。刘小别万万没想到,小孩是认真的,注定了他一开始就得输。

后来小剑客常把“我最喜欢小别前辈了”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年长一点的剑客也没有感觉到丝毫不妥。甚至于有时候还可以自得其乐地想想对家蓝雨的小王牌说的话要是真的,是不是可以把小孩给拐到微草去。当然,刘小别只是想想。

所以直到卢瀚文的那两句告白说出之前,刘小别都是把对方当做一个类似于弟弟一样闹心却又舍不得放下的角色。其实卢瀚文表现得一点不隐晦,只是刘小别从来都蒙着眼不去看。

在经过一阵愣怔之后,他就开始烦躁起来。刘小别摘下耳机,有点颓然地靠在转椅上。脑子里是挥之不去的卢瀚文的话。

小屁孩,这样的关系不好吗?

 

11.

卢瀚文和刘小别的交流大都隔着网络,要么是qq上的日常吐槽,要么是荣耀里头的各种活动PK,面对面的,除了联赛和全明星基本就没机会了。不过在卢瀚文十四岁到如今即将成年的三年多日子里,面对面地朝夕相处其实还是有过那么一次的。

那仅有的一次也只是三天,地点是首都。闲着的时候,刘小别带着卢瀚文出去晃了圈,却因为实在受不了天气的荼毒而继续回旅馆窝着上游戏PK去了。那三天很平淡,没有任何特别的事发生,两个人在空调大开的旅馆里敲着键盘玩着游戏,有赢有输。

那是卢瀚文十六岁的夏休期,蓝雨的当家主事人和微草的顶梁柱正在国际赛场上呼风唤雨。碰巧国内联盟为了开语音这事召集了各个战队可以说得上话的人,蓝雨去的是卢瀚文,美其名曰历练一下,实际上只是各位前辈懒得出门而已。微草那边本来定的高英杰,不过小高回了家,微草老板一看刘小别还在就直接把这任务给了他。

两人前后脚到的地,卢瀚文一看微草来的是刘小别整个人都神采飞扬起来。分房的时候他拉着刘小别,硬说是要和他一间。刘小别对卢瀚文也没啥招,点点头就没拒绝。

同居总是为感情加温的最好名词,哪怕只是短暂的同房。

玩网游的大都是宅男宅女,这点在荣耀圈子里也同样适用。刘小别是个标准的宅男,不过卢瀚文和他不一样,这直接导致了两个人在身材上面的差别。

同时间接导致了刘小别被卢瀚文出浴时的腹肌和人鱼线闪瞎。

大概还是年龄上的差别吧。刘小别在十六岁的时候也挺喜欢打篮球的。

十六岁的卢瀚文和刘小别之间的身高差已经不怎么明显,刘小别平视卢瀚文的时候,总觉得对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有什么好像不一样了。卢瀚文的个头在那段时间里窜得很快,几乎是每个星期,刘小别观看他比赛或是直面蓝雨的时候,总能察觉到少年身高上的变化。

三天很短,完事之后卢瀚文又在微草赖了两天。等刘小别跟几个和卢瀚文混得不错的小学员把他送到机场的时候,小孩一个转身给他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刘小别差点没被他勒死。

“前辈你一定要想我啊!”

微草的一群小孩和蓝雨的这个小鬼一起哄然大笑,刘小别一个瞪眼让微草的那些个闭了嘴,剩下蓝雨的那个还在冲他呲着牙。笑容灿烂地让人有一点心跳加速。

骗人的吧。

然后卢瀚文和他们一一告了别,才终于进了安检。

刘小别看着他的背影,又想起刚才那个拥抱,“又长高了?”

“别哥你在说谁?”

“……没。”

刘小别后来不再自欺欺人地想,大概就是那时候开始动的心。

 

12.

刘小别在被卢瀚文告白之后,好一段时间不敢上qq。要问他这么做的理由也很简单,他怕一上线就看到小孩密密麻麻的哭脸或者满屏的前辈,心一软说不定真就答应了。那可就神经大发了。

可是等他做好心理准备上线,点开右下角那些个闪个不停的头像的时候,刘小别才发现那颜色各异的头像里并没有卢瀚文的。他耐着性子一一点开,挨个看去,却找不到流云那俩个字。

刘小别有想过卢瀚文会在这几天里给他刷上上千条消息,他也有想过对方会开玩笑一般澄清一下然后就继续拉着他去PK,也有想过会收到来自少年的道歉。至于什么都没有这个猜想,几乎在冒出来的那一刻就被刘小别给否定了。

卢瀚文哪可能那么乖。

结果最不可能的情况却成了事实,刘小别有点说不出的怅然。

 

13.

原子弹级别的告白像是没发生过,刘小别和卢瀚文之间的交情也好像凭空蒸发了,那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好在刘小别还能在每周蓝雨的比赛和报纸上得到对方的消息,否则他可能真要担心起卢瀚文的安危了。

在刘小别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刷新而不自知的时候,队里的人却全都看在眼里。刘小别还是有点威严的,一群孩子只敢在背后偷偷摸摸地眉来眼去。

——你看别哥又在看手机了。

——没见过别哥女朋友,漂亮吗?

——有种你问啊。

终于有人没忍住,一个嘴快问句就脱口而出。问完就飞快地捂住嘴,逃也似的飞奔而去。

“别哥,恋爱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刘小别翻了翻日历,离卢瀚文生日还有不到半个月。他思考了一下,觉得有必要好好想想自己的感情问题。

 

14.

刘小别再一次和卢瀚文说话是在后者生日的前三天。

当他打开门看到正与高英杰说话的卢瀚文时,整个人是惊吓远胜于惊喜的。已经是队长的高英杰把卢瀚文送到就有了礼貌地道了晚安就离开了,徒留刘小别一个人面对眼睛里闪着光的另一个新生代。

他的眼角跳了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是好还是坏,还不清楚。

刘小别侧过身让卢瀚文进宿舍,他盯着对方的头顶看了一会,第一句话就是,“你是不是长高了?”

卢瀚文的身高在去年夏天的时候真正的超过了刘小别,而他的荣耀技术似乎也跟他的个头一样在那段时间里窜的飞快。同为剑客职业,刘小别对于输给一个比自己小上那么多的孩子是很不甘心的,于是奋起直追,他们俩现在的胜负还是输赢参半。

“高了两厘米,让队长给我量的。黄少打赌说我肯定不会再长了结果被啪啪啪打脸了。”

卢瀚文笑了起来,刘小别应和着也点点头。

前者很快就收了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刘小别,里头装满了认真。

他说,我来找前辈是想当面告诉前辈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太犯规了,刘小别想。怎么不丢原子弹改丢核弹了。

 

15.

要说刘小别印象里的卢瀚文吧,约莫还是小孩十四岁的模样。那时候的卢瀚文是阳光积极的代名词,到了刘小别这里,标签里还得多加一个可爱。就算蓝雨是他们微草的大仇人,也没法改变刘小别挺喜欢卢瀚文的心情。那种喜欢是很正常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和卢瀚文那种早恋是迥然不同的。

不过他没表现出来,但不得不承认他心一软就答应和卢瀚文PK也是有很大的印象分在里头的,要不卢瀚文咋能总是在刘小别这儿蹦跶呢?

这事儿,看起来是单相思,实际上是双向暗恋。

 

16.

卢瀚文继续说,“小别前辈我好想你,但队长说要欲擒故纵,说不跟前辈说话才会有效果,等我生日那天前辈肯定回来跟我告白的!”

刘小别沉默了一下,想着如果小孩真的那么做的话,他按照剧本走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九十九,剩下那百分之一得是他失忆了动不了了。

“那你现在来干吗?”

“觉得好不习惯啊,不能和前辈PK聊天太难受了。”卢瀚文顿了顿,“而且前辈一直在宠着我,总这么逼小别前辈你妥协一点也不好。我不想要小别前辈这样的喜欢。”

“今天不行,那就明天再说;今年不行,那就明年继续。反正我和前辈关系这么好,肯定会在一起的!”

刘小别心头一颤,险些就没守紧牙关给答应了。

对方信誓旦旦的发言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击在他预设的防线上,不耍花招地一往而前,直直地突到心里。简单粗暴但对刘小别真的很适用。听着小孩的决心,看着小孩自信的笑,刘小别第一次有了一种冲动,想说他喜欢。

 

17.

卢瀚文说完那些就走了,刘小别给他买的机票,然后送他去的机场。卢瀚文像两年前离开的时候那样拥抱了一下心上人,在刘小别耳边留下一句“前辈要想我啊”,又趁着后者走心的时候亲了亲耳垂。最后差点没被刘小别给揍一顿。

刘小别这次还是看着卢瀚文的背影消失在安检后半个小时才离开,他开车之前拿出手机,给应该已经在飞机上的蓝雨臭小鬼编辑了条短信。

内容只有一句话,“小鬼,我不勾搭未成年。”

刘小别几乎想象得到卢瀚文收到这条短信的表情,不过那时后者应该下了飞机,那模样是肯定看不到了。扣上安全带,刘小别心情大好地回了微草。

 

18.

可想而知,卢瀚文之后会多么激动。刘小别直接把手机给关了机,用电脑的时候也不去碰任何社交软件。小孩的所有消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卢瀚文抓心挠肺地差点没再买张机票去微草质问刘小别。

他想,要是他生日那天前辈还不回他的话,他就去微草。反正那天他就不算未成年了。

 

19.

事情当然没弄到卢瀚文亲自跑去微草抓人的地步。

十一月三十号那天的零点卢瀚文收到了他这辈子最喜欢的礼物,高兴地近乎一夜没睡,在生日当天挂着两个熊猫眼却依旧笑得灿烂如花。

刘小别在电话里跟他说,“卢瀚文,生日快乐。我也喜欢你,这个答案满意吗?”

从那天开始,卢瀚文终于可以在谈起刘小别的时候加上一个他一直想加的前缀。

我的。


END.


评论(17)
热度(154)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