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紫冰】骑士与龙

※ 架空大陆

※ 骑士紫X冰龙尼桑

※ 前篇 请走

※ 中篇

※ 作者渣


5.

青年深吸了一口似乎是在压抑自己的郁闷,而使青年憋屈的罪魁祸首却已经拽着冰室向城里面走去了。紫原有点抱怨地嘀咕,“果然刘仔的眼神很不好呢……”

 

——眼神?

 

冰室有点纳闷地想,随后他的目光扫到了被紫原拽着的那只胳膊上荡漾着的衣袖。

 

——是指这个吗?

 

魔力对于听力上的强化是颇为有效的,而被称为“刘仔”的家伙作为一个体内蕴含大量魔力的人类,明显也有听到紫原的嘀咕。对方的内心显然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原本微笑的表情险些维持不住,他的目光在冰室身上过长的裤腿和衣摆之间浮动,欲言又止。

 

龙族的冰室并不清楚人类表达占有欲的举动是在自己心爱的物品上打上只属于自己的记号,因此他并不明白对方看他的奇怪眼神,很快就将其抛之脑后。而慵懒如紫原,又怎么会有解释的兴趣?

 

紫原拉着冰室在城里走着,看样子似乎在寻找什么。只可惜从艳阳高照到晚霞满天,骑士都没有找到他们的目的地。最后还是之前那个在城门口与冰室他们相遇的青年找到了他们,男人在把他们领到正确的路上的同时告诉了冰室他的名字。

 

他叫刘伟。用他自己的描述来说,是个“算是紫原的前辈不过现在会被秒杀吧”的人类。

 

刘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却被紫原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看起来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半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只是唇畔的笑意加深,令他那本来就像狐狸的脸变得更加神似。

 

刘在认路上面的天赋显然和紫原不是一个档次的——要好太多了——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紫原想带冰室去的地方。那是一座教堂。

 

远远就能望到教堂的尖顶,乳白色与浅蓝相互搭配,再加上建筑表面雕刻的诸多花纹与镂空,使得教堂本身就是一件顶尖的艺术品。纵然这里一砖一瓦已有了被岁月雕琢的斑驳痕迹,但那看起来更让人感到历史的沧桑。

 

这座教堂与紫原身上的铠甲散发着一样的气息,是骑士的家吗。冰室不动声色,只是余光看向紫原,却没发现对方有什么神情的变化。倒是刘开了口,“那里是我们长大的地方阿鲁。”

 

“教堂?”

 

“对。”

 

他们到门口的时候,刘刚打算开门,门就从里头被打开了。一把竹刀以极快的速度从中射出,目标是紫原。冰室微微一皱眉,抬手一划,瞬间以对元素的超强控制力冰冻了凶器,本就不是多么坚硬的武器摔在地上碎成了冰渣。

 

“魔法师——?”刘话未说完,一个来自于女性暴怒的怒斥声就盖过了他的询问——

 

“紫原你这家伙是笨蛋吗?!”

 

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暴怒下的女性——尤其是一位女战士——的破坏力让冰室大开眼界,他深刻怀疑自己可能都做不到那种程度。最后还是刘与另外一个大个儿拉住她,另一名有着一双死鱼眼的娃娃脸将他们领进了教堂——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冰室,和刘一样,他的目光也在几处特别不合身的地方停留片刻。

 

“真是恶趣味。”

 

言语中的意有所指让冰室完全不懂,他明智地把疑问收在心里,和紫原亦步亦趋地跟着男人走进教堂。

 

——果然,人类的世界很有趣。

 

 

 

他们穿过长廊走进内廷,最终来到一个主厅。冰室一路上被太多人行了注目礼,不单单是因为那身服饰,也因为他的脸。紫原这时候就显得很有用,但凡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都会选择回避。冰室在他身旁感受着他的动作,抬头看了眼那张因没了头盔掩盖而露出的面庞。

 

“好玩吗?”故意和每个人都接触一下视线,看他们慌张躲避的模样。

 

“就这样吧。”很平淡的声音,但冰室却听出了一丝落寞。或许是龙族的灵觉敏锐的关系吧。

 

紫原继续说,“他们怕我,室仔怕吗?”语气中有一点点、几乎察觉不出的期待。

 

冰室忽然间心中一动,龙族的情感极为匮乏,完全不像人类那么复杂。所以他根本就不清楚紫原为什么明明觉得这些人无足轻重却还是会因为他们的疏离而产生情绪波动。即便很细微,细微到自己都无法发现,但那毕竟还是存在的。

 

名为人性的东西。

 

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的东西。

 

所有其他生物都要学习的东西。

 

“呵……难道不是敦该害怕我吗?”我可是龙啊。

 

“怎么可能会怕这么小的室仔。”说着,骑士伸出手比了比冰室的身高,又比了比自己的,“我们之间的差距,有这么多。”

 

 

6.

冰室还没说话,就听到一声嗤笑。

 

“嘁,果然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样的让人很不爽啊你们。”领路的青年微微侧头,对着冰室颌了颌首,“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紫原这家伙面前不自量力地问‘怕我吗’这种话,果然你也是个怪物啊。”

 

“呵……怪物吗?”呢喃般的重复了一下怪物这个词,冰室眯了眯眼,露出了一点点惬意的表情。而后他加大了一点音量算是回应了青年刚才的说辞,“勉强是吧。”

 

他想,龙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蛮不讲理的怪物呢。虽然青年说出的话并不怎么遭人待见,但意外的是,冰室从他的口气和情感中感受到的是好奇与善意。

 

这大概就是人类常说的“刀子嘴豆腐心”?

 

“福仔还真过分,居然说室仔是怪物。”

 

“能和你这家伙交往的人绝对是怪物好吗?”比如说,奇迹的世代。

 

紫原打了个哈欠,显然对和青年交谈这件事感到了无趣。他兴致缺缺地反驳一句,“室仔才不是人。”

 

“哈?你这家伙才是最过分吧。”青年大概是理解错了紫原的意思,他抬头瞪了眼大个子,很快就再一次转过头面向冰室,显然是因为他的身高——青年比冰室还要矮上一些,仰起头去看紫原很麻烦。他的眼睛看起来有神了一些,脱离了死鱼眼的范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福井健介,是刘伟和你身边那个麻烦的小子的前辈。”

 

“冰室辰也。”习惯性地挂上温润的笑容,想了想又加上,“流浪武者。”

 

冰室转过头仔细端详了一会紫原的表情,对方的眼神漂浮不定,心思大概已经神游到了别处,看上去完全没有要拆穿他的意思。冰室有些庆幸,至于在庆幸什么却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也许是庆幸对方没有听到自己在欺骗福井?

 

说到底冰室和紫原也不过是今日才相识的两个来自不同种族的生物,就算签订了契约,他们之间的信任也未必有多牢固。即便冰室自认实力不差,但距离冠绝天下显然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他自然不会自大到认为人类世界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危险。所以保留是必须的,就算是对着紫原的朋友。

 

——他会补偿的。

 

冰室看着紫原笑得更加自然,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必须要补偿一下这个挺孩子气又格外有趣的人类骑士,如此这般,冰室心中悄然升起的愧疚感才消退了一些。

 

福井并没有怀疑冰室的身份,或许在他看来,冰室是连紫原都认可了的人,又怎么会有问题。他指了指冰室腰间的元素腰带,“刘说你应该是魔法师?”

 

“可以这么说。”对于被自然女神眷顾的龙族来说,他们是战士也是魔法师,无论冰室在人类世界使用哪种身份,都是可以驾驭的很好的。不过人类之中很少有同时具备两种天赋的武者,所以他还是不要太过暴露比较好,否则怕是会麻烦不断。

 

福井听了冰室的回答陷入了沉思,大概是在考虑一些重要的问题。冰室多少猜得到,对方在考虑是否让他加入他们或类似的问题吧。他们都不再说话,耳边只余下细微的脚步声。

 

又过了片刻,这时福井已经把他们领到了一个类似于宫殿的大厅。福井示意冰室坐下,紫原则终于打起了精神,很快就从厅里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中翻出一大袋美味棒。

 

“冰室,虽然不知道你是否有打算加入一个势力,但在邀请你加入我们之前——”

 

“室仔是我们。”嘴里装满了美味棒的大个子反驳。冰龙大人眨眨眼,浑身上下感受到一种宛如他第一次沐浴到阳光的那种暖洋洋的感觉。不过那次是由外而内,这次则是由内而外。“我们”这个词汇,真是让他莫名喜欢。

 

“敢不敢不要在吃东西的时候说话啊喂!”

 

福井黑着脸继续和冰室说,“总之必须给你解释一下我们这个组织。”

 

“我们的名字叫阳泉,这个教堂中的所有人都是同类——我们在战乱中丧失父母,或是被抛弃,又或是孤苦无依。简单来说,阳泉就是一个由无家可归无亲无故的人们相互抱团取暖而兴起的组织。”

 

“这个世界永远处在连绵不断的战火之中,因为这个世界的某些人类有着绝对强大的实力,实力过度膨胀,就会生出欲望,有了欲望就没了平静。于是战火绵延。而在战争中生存下去,便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

 

冰室认真地听着,他一直知道人类的世界要比其他生物的复杂,他们有着更丰富的情感,更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这恶性循环一般的无解灾难是他无法想象的。他看向紫原,对方的眼中盛满了冰冷,显示出他对战争的不耐与厌恶。

 

“战争带来的是永恒的悲伤,阳泉收容的就是被这些悲伤洗礼的人们。除此之外,大陆上还有其他几个组织也干着同样的事。我们彼此合作,相互扶持,现在我们各自都是不同地域的强大势力。”

 

“然而可悲的是,再怎么强大也无法能停止战乱。”

 

——因为那关乎人性。


评论(4)
热度(37)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