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HQ!!/及岩】Expecto Patronum

*搬文

*HP设定,霍格沃茨背景

*青城三年组拉文克劳同寝室设定

*尝试一下小排球

 

1.

岩泉在魁地奇精品店前被及川给逮住了,他大概明白是为什么。另外不用想他都能猜到这一定是他老爸告的密,否则,麻烦川怎么会知道他今天来对角巷?但这些都不能妨碍他转身就跑的打算。而及川显然料到了这一点,他一把扣住了岩泉的手腕不准他走。幼驯染就是这点不好,一点小心思都没法在对方面前藏起来。面前嘟着脸的发小唠唠叨叨地在他耳边倒苦水,而他则是想方设法地试图摆脱对方紧紧扒在他身上的手。

“小岩好过分!为什么不回及川先生的信啦?及川先生每天都有写哦也每天都在期待!结果呢!整整一个暑假小岩你都没给我回信,心好痛小岩快道歉!”絮絮叨叨专心控诉发小的及川完全无视岩泉愈见难看的脸色,语速飞快,之后便眼巴巴地看着对方开始等候明知不会有的道歉。

岩泉能感受得到从及川掌心的温度与他指尖传来的力道,多一分便会让人感受到疼痛少一丝又会让他脱离,恰到好处地让岩泉不爽极了。一根一根掰着及川的手指,但刚拉开一根,及川就会趁岩泉转移目标的时候阖上五指。几番重复,岩泉本就为数不多的耐心被磨得殆尽,他黑着脸抬头,瞪,“啰嗦川快给我放手。”

“不要!”

话音刚落便被拒绝。对付这样的及川,下意识一肘上去。

“嘶——超痛的!”

然后,他就看着揉着肚子哀叫的混蛋傻了眼,平日里运动神经一直超好的人这次出乎他意料居然没躲过去。这时还依旧天真懵懂是个十三岁少年的岩泉看着蹲地上的及川默默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罪恶感,可怜这孩子还没想过这就是个苦肉记而已。眼神飘了飘,他放软了语气。

“啧,还不是你活该。”顿了顿,他弯腰拍了下及川的肩膀,“走了,去破釜酒吧请你吃冰淇淋总行了吧?”

“耶~小岩最好了☆”

得到许诺的及川立刻从刚才还在喊痛变得元气满满,眼睛闪着光跳起身,露出一个微笑。总觉得哪里不对的岩泉嫌弃地对着及川翻了个白眼,也不再去多想。终于被遂了心意,及川的嘴角微微扩大,眨眨眼自然地拉着对方的手向破釜酒吧走去。

掌心贴合着岩泉手腕的及川心情大好。

 

破釜酒吧里,及川面前摆着一盒香草冰淇淋,岩泉面前的则是巧克力味的。岩泉履行了他的承诺。并且十五分钟前他从麻烦的幼驯染嘴里了解到了和花卷松川约在这里见面的计划,因此他们正坐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小破店里的一角等人。

岩泉的看着对面的人。他的父亲与及川的父母是多年的好友,他们的孽缘早在婴儿时期便开始。两人谁也记不得的初次见面就在及川呱呱落地的那一日,没出生多久的岩泉被他父亲抱在怀里去见了他这辈子的心累。

“呐……说起来小岩刚才又给我起了奇怪的外号了吧?”在及川光明正大地从岩泉碗里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塞进嘴里后,他托着下巴问,明亮的棕色眼睛盯着岩泉。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本来就很啰嗦。”不甘示弱,岩泉毫不客气地扒一勺对方的。

及川把自己的碗向着岩泉那边微微推了点过去,脸上倒还是一副小岩你好过分的表情,“啊哈明明是小岩整个暑假都没回信,及川先生才会那么激动,是小岩有错在先!”

“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离放假到现在只过了三周好吗?”

“没回信就是没回信,小岩你不要狡辩了!”

“你——”

 

酒吧上了年头的旧木门被推开,发出吱嘎吱嘎地响声,他们暂时停下争论循声望去,从他们的角度可以轻易看到来人们红棕色的短发与黑色的一头卷毛。是他们等着的人来了,及川站起来招招手,“诶嘿~小卷小松,这边这边。”

卷毛的那个叫松川一静,另一个叫花卷贵大,他们两个与岩泉及川一样是霍格沃茨拉文克劳的三年级预备生,一个寝室的死党兼损友。一样是十三四岁的年纪,但花卷与松川似乎已经长开,两人接近一米八的身高让岩泉隐隐羡慕。穿着T恤的花卷和松川在破釜酒吧一群长袍巫师中就好像是异类一般的存在,不少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两人的身上,眼神多少带着审视。没错,他们是麻瓜出身,事实上岩泉也不是纯血,他们寝室只有及川是个货真价实的纯血统——只是这个纯血统没有一点自觉,与所有人都混得不能再好。

他们说着“抱歉请让一下”侧着身从几个成年巫师中间挤了过来,然后红棕色短发的那个对着三周不见的好友露出戏谑的笑,“一来就看到你们这样又那样,差点以为走进的是我们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呢。是吧,松川君?”

岩泉本来是与及川面对面坐着,这下多了两个人岩泉为了方便就向里移了个位置,挨着自家幼驯染。花卷坐在了之前岩泉的位置,松川则是在花卷和及川之间。

松川一边拉开椅子一边附和,语调懒散,“的确,果然这两个人不论在哪里都这么卿卿我我呢,花卷君。”

看吧,这种人就是损友。

 

“喂喂,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啊。”

一年级刚入学认识他们的时候,岩泉被这两人调侃和及川的互动后的反应总是别样的大,两年过去,他也能选择性无视某些话并且勉强应付了。事实证明,习惯的力量多么可怕。

被说了就正经一点,松川耸肩,“刚才在外头就看到你一脸怒气。又被及川惹毛了呢,岩泉。”

“什么叫又?”及川不满地在两个死党面前抗议,“这次是小岩的错,放假之后就没回信。”

“诶——?岩泉居然会不回信,真少见。”花卷拉过岩泉的冰淇淋准备开动,下一秒他手里的勺子就被对面的人给抢了去。少年可惜地看了眼冰淇淋,抬头鄙视,“及川,你真小气。”回礼是及川一个嘚瑟的笑。

“因为去埃及了。”在桌子下面给了及川一脚,被踢的人呲呲牙。

松川在心里给及川点个蜡,“这样……去金字塔了吗?”

花卷在心里给岩泉点个赞,“听说那边龙还蛮常见的,有看到吗?”

“进了几个埃及法老墓,没看到木乃伊好可惜。还有龙没那么常见吧,随随便便就能碰到的话可是魔法部的失职。”

“只是小岩运气太差吧。”好了伤疤忘了疼,对于及川来说,就算伤疤还疼着该作死还是得作死。比如现在,刚被岩泉踹到的地方还在往他脑部神经传输疼痛的信息,他却不管不顾非要摊着手带着欠抽的表情吐槽岩泉。

“及!川!”

“上吧岩泉我支持你。”

“那么我也支持一下吧。”

这两年霍格沃茨除了假期之外日日在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上演的戏码,时隔三周,也在破釜酒吧的一角上演。老样子,以及川惹恼岩泉为开始,以岩泉教训及川一顿为落幕,夹杂着松川花卷在一旁的拍手叫好以及两位当事人的吵嘴,真是种安定的日常。

 

“终于正常了。”

“果然你也是,一天看不到他们这样那样就会感觉缺了什么。”

松川感慨,身边的花卷托着腮看着那两个人附和道。这么谈着,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彼此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自己想的那回事。

 

“小卷小松你们两个是以看及川先生狼狈的样子为乐吗!”

“真有自知之明。”

“你给我消停一会!”眼看着及川又要说些什么,心塞的岩泉立即抢在他之前便出声警告。这时候岩泉的教训算是到了尾声,他抖抖长袍在心里嫌弃这衣装一点也不方便,然后眼角余光撇到不知什么时候沾在袍子上了香草冰淇淋。他盯着那块白色皱了皱眉,然后抽出魔杖给染上白色的黑色布料来了个“清理一新”,污渍在魔法的效应下消隐无踪。身边的及川罕见地没有评论也没有作死,只是瞄着那地方的眼神略微诡异。一切完成之后岩泉才终于想起正事,边问着边抖抖魔杖将它放回袍子,“呐,你们买书了吗?”

“我还没有,花卷呢?”

“加个一。”

“那就一起吧,我和这混蛋也还没买。”

岩泉太了解及川了,这家伙一定一直守在魁地奇精品店里等着他,绝对不会先去把下一学年的必需品给置办好的。

——啧……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岩泉无声地感慨,心情却并不差。

 

当他们一行人把杂七杂八的教科书和各种材料买完,正午已过。七月的英国正是最热的时期,上帝还未能降下磅礴大雨扫去人间的污秽,湿度略高的空气带着压抑,细微到肉眼看不到的粉尘沉浮着。令人难耐的高温给他们造成了视线上的错觉,石板路与空间看上去像是被扭曲了。烈日也还高挂,洒落的日光烤得及川他们难受。这时本应该是午餐时间,四个人却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接下来,他们应该是要去神奇动物园帮花卷看看什么养的宠物比较好,只是岩泉和及川想到那个非常拥挤、充满各种动物叫声、嘈杂的宠物商店就头大——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选择猫头鹰来当他们的伙伴而不是其他玩意儿。

只是为了哥们,这忙还是要帮的。两个魔法世家的少年带着另外两个来到宠物商店门口,透过玻璃能看得清里头各种张牙舞爪的神奇物种。花卷看着那些他大都不认识的怪异生物,沉默三秒钟做投降状对其他人说:“我放弃了。”光是从店外头看看就让他想逃。

“不要宠物了?”

“消受不起。”花卷耸肩,“介意我使用你的猫头鹰吗松川君?”

“当然没问题哦,花卷君。”

花卷勾着松川的脖子,两个人一起向及川岩泉比了个“V”。

“秀恩爱去死哦?”

“……”

“既然花卷不需要宠物了还是赶紧回去吧,真热。”松川抬头看了眼大太阳,本来就不怎么精神的脸变得更无力,他从箱子里抽出一本《标准咒语,三级》当扇子,“还去费洛林冷饮店好好聊聊吧,下次见面就得是开学了。”

说起热。岩泉看了眼T恤短裤一身轻装的两个损友,他再一次觉得巫师界的服饰应该改改。棉质的黑色及地长袍,触感舒适,吸汗水准一流,简直……热爆了好吗。他扫了眼及川,对方略带青雉的俊脸上因为热极了的缘故染上酡红,额前的刘海被汗珠打湿粘在了肌肤上。嘴角噙着的笑应该是他早已看惯了的,但现在他却想用个恶俗的比喻来描绘。

耀眼似阳光。

搞什么鬼……绝对是天气的关系。


“所以说到底是谁提议这种时候来对角巷的啊?”太热了。

“及川咯。不是他说岩泉今天会来对角巷所以一定要来吗?”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岩泉说,“快去店里,要死了。”

刚才绝对是错觉。

评论
热度(23)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