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紫冰】骑士与龙

※ 架空大陆

※ 骑士紫X冰龙尼桑

※ 5~6 这里走

※ 中篇

※ 作者渣


1.

冰室是一条龙。

 

龙是在这个世界上位于生物链顶端的物种,他们拥有着亘古悠长的生命,有着得天独厚的魔法天赋以及与生俱来的强大肉体。总而言之,龙族在许许多多的种族的记载中是与强大划上等号的。

 

比如说,人类。

 

在人类的史记之中,龙族似乎象征着永恒的毁灭,他们强大却残忍,一旦出现带来的必定是腥风血雨。毫无疑问,这些是假的——好吧,也许有那么一两件是真实的。但是那些曾经站在人类顶峰的强者和撰写史记的写手仅仅是以这种方式在警醒后人——眠龙勿扰。哦不不不,不管是睡着还是醒着又或者是在对你实施恶作剧的龙,都不要去打扰他。

 

冰室就是刚刚成年的龙族中的一员。他是一条冰龙,有着冰蓝色的鳞片,有着健美的四肢,他的身体像是被自然女神所眷顾着一般完美,鳞片与肌肉的线条看上去是那么的优雅。

 

综上所述,作者想表达的东西很简单,冰室辰也是一条强大优雅的冰龙。 

 

冰室作为一条冰龙,最为完美的住处自然是雪山之巅,因此他目及之处永远是无边无际像是遍布全世界的白。白色很美,它像一个温柔的母亲笑吟吟地包容着其他所有的颜色。但是长年累月这么对着一片毫无生机的白,是条龙都会腻。 

 

冰室有点想离开他生活数十年的家了。

 

但是他该去哪儿呢?

 

冰龙大人迷茫了。

 

但他是被曾经自然女神眷顾过,现在又被幸运女神眷顾着的龙。

 

他遇到了一个骑士,不,也许应该说是这个骑士被引领到他的面前——因为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位骑士是因为迷路而走到这个雪山之巅的。

 

无法想象,不可思议。

 

骑士语调懒散,听起来似乎毫不在乎地这么对他说,“不是帝光啊,好像有点冷。”

 

对方的声音很好听——至少冰室是这么认为的。

 

这名骑士穿着一身暗银色的铠甲,古朴却又恢弘,冰室能感受得到那件死物身上传来的浓烈的沧桑气息——也许这件铠甲存在的时间比他还要久远。冰室暗暗咂舌,灰色的眸子微微一晃扫过骑士身后背着的长剑与大盾。

 

——无一例外,包括那件铠甲,所有的装备上都绘着繁复华丽的魔阵,最让冰室在意的,却还是那些玩意儿散发出来的令人恐惧的气息。

 

——那是达到一定等级以上装备所特有的气息。或是暴戾,或是阴冷,或是温和,每一件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持有者命运的装备都能带给生物一种只属于它们自己、类似于性格与情感的不明印象。

 

冰室并未行走过大陆,但来自于祖先们的记忆传承让他很好的认出了这个骑士的特殊之处。通过这小小的观察,他想面前这个被头盔遮住面容的骑士出身想必很好。

 

至于实力?

 

雪山之巅可不是那么轻易能上来的。这个地方因为冰龙的栖息逐年加寒,滴水成冰早已不足描绘这接近绝对零度的超低温。虽然这地儿看上去银装素裹美不胜收,却根本不是寻常人可以忍受的。这名骑士却说,有点冷。

 

想到这里冰室有点无奈。

 

——一名强大但是看上去有些脱线的骑士不知适不适合成为他的契约者呢?

 

是的,冰室希望找一名人类和自己一起去旅行。签订契约之后他就可以进入人类的世界——哦对了,人类为了保护大多数弱者曾经与龙族签订了协议。

 

龙族,除非是与人类签订了契约,否则是将被人类城市外部的巨型魔法阵阻拦的。

 

而契约又是分了好几种。血契,是对于任何魔法生物来说最恐怖却也是最无私的契约。血契是魔法生物全身心的投入,灵魂与身体无一例外全部忠于契约者。然后是主仆契约,这也是魔法生物们极为厌恶的一种契约,顾名思义,对于契约者来说,契约兽就像是奴仆一般。当然这种契约多数发生在弱小的魔法生物身上,像冰室这样的龙族是绝对不可能结缔这种契约的,龙族骨子里的傲气让冰室不可能向一个人类低头。还有一种属于平等契约,双方平等,多用于高等魔法生物,并且无论哪一方都可以随时解除契约。若是可以不被束缚,冰室自然是不愿意和人签订的,血契和主仆契约更是不必多想,冰室就是宁死也觉不干这种事;但若是必要,平等契约也是可以考虑的,冰龙不爽地甩了下尾巴,如是想。

 

 

 

“这里是阳炎雪山之巅。”冰室开口,语气柔和还带着微微的笑意,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好麻烦。”骑士却不理睬冰室,他突兀地席地而坐,然后像是看不见身边的冰龙一样自顾自地翻起了自己储物戒指,最后泄愤一般用套着铠甲的手拍打积在地上的雪,“美味棒也吃完了,完全不想动。”

 

冰室看着面前这个明显在人类眼中算是高大的骑士的小孩子动作,长长的龙尾因为忍俊不禁而轻盈地扫动了下,“人类一直呆在这种地方会死的。”

 

 

2.

“小心我碾爆你。”

 

骑士抬起头看着冰室不耐烦地回嘴,冰室对上了骑士露出的双眼。骑士的双眼懒散、不满,却又内蕴着睥睨天下的气势。那是带着淡淡灰暗的浅灰紫,而无论在哪里,紫色都是代表着尊崇的颜色。

 

冰室很喜欢这种颜色——尊贵神秘却又带着点点孤寂悲伤。冰龙大人对面前的骑士的好感度开始上升,他拿捏着恰到好处的距离,用不会让人感到疏离并且同样不会让人感到热切的语调轻声问骑士——

 

“呐需要帮忙吗?比如说载你到最近的主城?”

 

“好啊。”骑士回答地干净利落。

 

冰室被噎了一下,他的视线在骑士身上打转,有些纳闷地想。

 

——人类都是这么单纯的家伙吗?

 

“你不担心我有什么恶意吗,人类?”

 

骑士的语调还是那种懒散和漫不经心,不过对于情绪极为敏感的冰室倒是从中听出了骑士下意识流露出的一丝狂傲,他说,“如果有的话碾爆你就行了。”

 

“是吗。我只是打算去大陆上游历一番顺便把你捎去主城而已。”冰室对骑士的兴趣加深了,他突然很好奇这样的人类是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中成长出的。他微微伏身,示意对方坐到他的背上,“那么上来吧。”

 

“游历啊……多无聊。”紫原的身手倒是很好,虽说体型高大并且还套着一身看上去极为笨重的铠甲,但他极为轻松地就跃上了龙背,动作说不上轻盈,不过流畅感十足。倒是让冰室更为在意或者说感兴趣的是这个骑士是如何在做出这种动作的时候还能带着那股懒散的气质的。

 

背上的人对于冰室——一条成年的巨龙——来说,完全可以视为无物。但冰室与人类这么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更别说承载谁了,向来的自傲不免让他觉得别扭,只是比起他对这个人类的兴致与出门游历的愿望倒显得无所谓了。

 

冰室拍打了下冰蓝的龙翼,扬起了不少细碎的雪,然后他振翅一飞,浮上天空,雪山上的景色一览无余。龙翼有节奏地拍打着,动作流畅而优雅。

 

冰室维持着这样的动作开口,空中带着薄雪的寒风对于他来说很惬意,“这么说,你出去游历过呢。”

 

骑士君似乎也和冰室一样并不在乎这在常人眼里已经堪比利刃的冰风,他的语调微微扬起,带着抱怨的情绪回答,“都是黑仔的错。见到他一定要碾爆他。”

 

“为什么呢?”

 

“被火龙捆走了。好烦啊。”冰龙背上的人类像是消极——不,果然还是说这个骑士一直都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比较好,冰室意外地想知道关于他的其他的方面——地抱怨,“黑仔好烦,龙也好烦。”

 

——这是迁怒吧?

 

冰室叹了口气,龙息喷吐在天空之中瞬间就改变了风向,他歪了歪头,对骑士解释,“龙族是不会无故带走人类的。”

 

“不管了,总之就是好烦。”

 

“呵……你现在也是和龙在一起,就不怕被捆走吗?”

 

“说过会碾爆你。”对方的回答理直气壮,完全没有感到什么不对——先不说人类与龙族的实力差距,在当事人面前用这么强势的语气表示要碾爆对方不是一件很失礼的事吗?

 

“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类。”冰室有点迷茫,虽然善于察言观色但仅仅只是第一次接触人类的冰龙桑对骑士君的兴趣又增加了。他用清朗的声音报上自己的姓名,“我叫冰室辰也。”

 

“哦室仔。”

 

——结果对方回他三个字,似乎其中两个还是对他的称呼。明明他的本意是想知道这个骑士的名字才是。

 

“室仔……”喃喃地重复了遍其实对自己的称呼,意外地感到有些亲切。冰室的龙尾摇了摇,搅乱了气流,然后他带着玩味的音调响起,“呵,你呢?”

 

“紫原敦。”

 

“那么就叫你敦好了。”

 

“无所谓啊。”

 

至此,冰室终于知道了骑士君的名字。他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但是对于过程很迷茫。

 

——他的龙威呢?还是说这家伙根本就是感觉不到……又或者是他根本就不在意?

 

冰龙大人对于自己见到的第一个人类想了很多,却依然无法看透紫原。对方的直言直语总是弄得他措手不及,但不可否认的,人类那阴险孱弱的印象因为骑士削弱了很多。

 

 

 

冰室的速度绝对是可观的,再加上从空中行进远比在地面要快很多,更何况距离阳炎雪山最近的主城真的非常之近,因此,没到一个小时冰室就在看得见主城的地方就降落了。冰蓝色的巨龙降落在一片森林之中,惊起一片鹊啼鹂吟。

 

暗银色的铠甲骑士滑下龙背,好似无心地问了一句。

 

“室仔不进去吗?”

 

“没办法,进不去呢。因为禁龙法阵的存在。”冰室经过这短暂的相处倒也习惯了紫原的脱线,他开始有点明白这个人类并不是消极也不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手段,而是他本性如此——天生的懒散但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

 

“小雅子好像说过……啊咧反正把它弄破的话室仔就能进去了吧。”紫原这么说着就摸到了他身后的长剑,似乎真的是想去履行自己所说的话。

 

——还要加一点,敦还有天生的……应该算是霸道的东西呢。

 

 

 

3.

“敦,其实并不是没有其他方法哟。”冰室微微眯眼,修长的龙尾轻盈地摆动,他的语气温和且带着略微地诱导,“敦有听说过平等契约吗?”

 

“室仔的口气让我好不爽。”紫原的回答和周身泛起的戾气让冰室微微一怔,然后想到了什么便随之释然。

 

——大概是敦察觉到了……不,应该是下意识因为我的语气感受到了不爽吧。

 

——真是有些可怕的直觉呢。

 

“抱歉,敦。”冰室低了低头,眼睛对上紫原的,然后他认真而郑重地说出这句话,“来签订契约吧。”

 

“然后室仔就可以进去了?”紫原方才的气势无声无息地消散,他没有接受冰室的邀请但也没有拒绝,他只是歪歪头,这般问道。

 

“龙族想要进入人类的城池,首先需要与人类签订契约,再来需要化形。呐,敦愿意与我签订平等契约吗?”

 

“无所谓啦。”

 

得到紫原首肯的冰室浅浅一笑,然后浅蓝色的魔力开始从他的身体中溢出,然后缓缓地在一人一龙之间汇成一个六芒星阵。魔法阵是由强大的冰系魔力构成的,因此那稍稍逸散出的寒气立即就在森林中的任何生灵身上覆盖上一层薄霜。

 

“敦……”

 

“啧。”紫原有些不耐烦地砸了咂嘴,但还是运转起自己的魔力。紫原的魔力是纯正的紫色,不含一丝一毫的杂质,而他的魔力似乎也如同他本人一样,慢悠悠地开始与冰室浅蓝色的魔力相融合。

 

渐渐地,他们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然后是灵魂。

 

冰室可以感受到紫原那看似妖艳的魔力之中的那份强大与醇厚,虽然他的魔力总量是无法与龙族相提并论,但质量似乎更甚一筹。同时他感受到的还有骑士的灵魂,他想探究,但几乎是这个念头升起的同时,那灵魂之中原本潜藏着的能量似乎也被激发。冰室的灵魂根本无法靠近。

 

 

 

契约的签订并没有用很长时间,那原本的浅蓝六芒星阵已经变为了透着诡秘的紫蓝色,然后在完全融合的那一瞬间分裂成光点,融入了紫原和冰室的眉心。

 

契约完成,冰室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紫原有些任性的话语,“室仔,我要看你化形。”

 

“这么说起来,敦有人类的衣服吗?”冰室并不介意紫原的旁观,不过有些东西还是入乡随俗来得好。他的眼扫过紫原的铠甲,然后开口。

 

“恩……”紫原似乎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储物戒,“小雅子有帮我准备。”

 

“那么敦可以借我一套吗?”

 

“可以,但室仔要给我买美味棒。”

 

冰室忍俊不禁,他觉得自己认识骑士这么一会儿似乎已经从其实嘴里听到过好几次这种人类的食物了,是吃货吗?不过有点可爱呢——“没问题。”

 

 

 

化形对于龙族来说是一种非常常用的魔法。龙族无聊的时候喜欢化形出去找点宝贝填充一下自己的小金库,龙族郁闷的时候喜欢化形出去找点生物平复一下自己的伤不起,龙族气恼的时候喜欢化形出去找点人类欺负一下……总之化形乃居家旅行强盗揍人偷窃嫁祸之必备,你值得拥有。

 

当然以上几种冰室这条绅士的龙还没做过——也许是没时间也没兴趣做——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化形。他会,虽然这是他第一次用。

 

冰室很期待自己人类的外形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浅蓝色的魔力一瞬间就将冰室整个儿覆盖,一旁的紫原完全是什么都看不到。冰室闭着眼,他能感受到身体的改变与缩小。他身上原本坚硬的鳞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滑的肌肤,这是冰室最为直接的感受。

 

然后魔力的光芒消散,一个青年的身子若隐若现。

 

冰室听到了紫原有些不满的抱怨,“本来还想看看化形到底是怎么……”

 

可惜骑士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有些笨拙地转动了一下身子想去寻找紫原却没有成功——不习惯人类的身体——不过接下来他稍稍感受了一下这具身体就立刻活动地如鱼得水了。冰室并不觉得赤裸着身子在紫原——一个人类——面前有什么不妥。

 

他很快地看到了坐在一旁的骑士。

 

紫原在他看过来的同时将之前从储物戒中取出的衣物丢给了他。冰室笑着接过,错过了紫原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

 

 

 

 

 

4.

的确是惊艳。

 

墨色的发柔顺地贴在他的面颊,过长的刘海挡住了冰室灰色的左眼,明明是非常中二的发型却意外的适合这个人。冰室的左眼虽然被刘海所掩盖,但右边的眸是完完全全暴露在紫原眼里的。那是灰色,并不浑浊,反倒澄澈深邃地似乎能净化人心。冰室的五官非常精致,也许是因为他常年生活在冰雪之颠的缘故,他本人也带上了一丝冰雪的清灵。冰室的微笑很浅,却是恰到好处。面容精致,身材完美,再加上举手投足之间的神秘,冰室真的让紫原感到了惊艳。

 

紫原并非没有见过如此优秀的人,论样貌,曾经和他同学院的桃井黄濑都是公认的美人,论气质,赤司那种运筹掌舵睥睨天下的气度可以说是远胜冰室,再论实力,就算冰室是一条龙也不可能胜他。

 

紫原歪了歪头,他不明白面前这个带着微笑、慢条斯理套着衣服的男人到底是哪里能让他惊艳。

 

 

 

冰室不矮,大约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但仍然比紫原小上了不止一圈。穿着紫原便服的冰室看上去就像个误穿了大人衣服的小鬼——宽大的衣裳松松挎挎挂在他身上,白皙的肩膀露出一半,看起来像是随时会掉下。

 

冰室自己也像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向着紫原歉意地笑了笑,然后挽起袖子和裤脚,接着轻轻一挥手,一条由冰元素组成的腰带替他束紧了衣裤。

 

“敦?”冰室走动几步,站到了紫原面前。

 

“室仔……”紫原垂眸打量了一番冰室,吐出两个字作为评价,“好小。”

 

“……”冰室还是巨龙的时候并不觉得紫原有多么的高大,但是化形之后才发现紫原的体型在人类之中是有多么的不正常。冰室的体型在龙族是堪称正常的完美,化形之后自然也是一样……但他站在紫原面前还是感受到了压迫感。

 

“是敦太大了才对。”

 

“什么啊。明明是室仔太小。”

 

 ——啊啊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在这种问题上展开争执?

 

紫原看到面前的黑发青年无奈地低头扶额,然后妥协,但是就在下一秒,冰室温和且认真的提议就在他耳边响起,“好了,谁大谁小放在一边……先进城问问帝光怎么走,怎么样,敦?”尾音上挑,醇和的嗓音带上了细微的蛊惑。

 

 

 

冰室与紫原之间的身高差不可忽略,于是他抬起头征询骑士的建议。

 

微微眯起的灰色瞳孔带着笑意,墨色的发随着主人的动作轻轻荡了下,划出小小的弧度线。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阳光打在冰室的身上,为他渲染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眼下的泪痣让这张脸更添几分惑意。

 

紫原再一次感到了惊艳。冰室和黄濑和桃井是不同的,黄濑璀璨如钻石,张扬而耀眼;桃井柔润如琼琚,细腻且绰约。但他们都笑起来却没有冰室这种带着点点魅惑与妖异的感觉——果然是人类与龙族的区别吗。紫原无法确切地描述他对冰室外表上的评价,非要说大概就是完美揉纳了男性的俊朗与女性的柔和。

 

对方的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紫原没那个闲情逸致区级自己穿过那身服饰多少次,但总归是不少的。刚刚没有细看也没有什么其他心思,自然没觉得什么。现在紫原看着对方穿着挽起袖子的上衣、并不合身的长裤,内里还什么都没穿,再配上那么张脸,倒是真有些心猿意马。

 

他眯了眯眼,应了声好。

 

 

 

冰室和紫原入城并不顺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紫原那一身铠甲和那得天独厚的体型优势给人的压迫感可不小。而紫原似乎也完全不知道入城手续该如何办理,总之最后弄得他几乎要和护城军打起来。冰室叹了口气先用日后给他买美味棒的许诺把紫原给安抚好,再向护城军的小队长解释一下他们是路过的流浪武者——当然,冰室绝对不可能把自己是冰龙的身份告诉他。

 

小队长狐疑地瞄了眼一身铠甲的紫原,把两人安在了一旁,说是要等上头来确认。冰室那时候真的挺想一爪子拍下去。

 

但他还是没理由拍下去的——因为认识紫原的人出现了。

 

“紫原?”

 

这么一声呼喊传进了冰室的耳朵。

 

“是刘仔啊……”

 

“你不是去帝光了吗?”

 

问话的青年从城头上飞跃而下,不比紫原矮多少的个头相当引人注目。他的目光扫过冰室,把带着一丝询问的目光投向紫原,“流浪武者……你朋友阿鲁?” 

 

“不是。”

 

冰室听到这句话一怔。青年也一样,然后他投向冰室的目光带上了一丝冷意。

 

“什么情况?敌人吗?”

 

紫原懒洋洋地动了动,回答,“不是。”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啊阿鲁?”

 

“是室仔啊。”

 

“室仔只是室仔。”


TBC。

评论(5)
热度(65)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