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高绿/副叶宫/改文】不见萝卜不撒鹰 [网游/欢脱]

第一章

“可恶!”茶色头发娃娃脸的男人没来由地对着电脑比了个中指。虽说他眯着眼浅笑,但谁都能从他周身升腾起的黑色不知名气体中感受到这位的心塞。

 

“宫地,淡定。”另一台电脑前是个体型意外高大的刺猬头男人,他习以为常地安抚一下炸毛的室友,“你又不是不知道幸运物那家伙就是这个样子。”

 

“我都给了他每天三次任性机会了,居然还在给我作死!”宫地身子一侧对着大坪,但视线还是黏在屏幕上的那个橙绿相交的角色,与发色同源的眸子中几乎要迸出火花。用句俗套的话描述——如果眼神能杀人,对方早就被千刀万剐不留点滴了。

 

“你不都习惯了?”大坪无奈地叹了口气,以他认识宫地的这两年多来看,根据好友的尿性……他大概知道这人要干什么。

 

“习惯也不可忍!!木村,菠萝呢?来一打!看我不砸死这个臭小鬼!!”宫地转头向另一边有着寸头的青年喊道,对方勾着嘴角比了个OK 的手势。

 

“已交易。不用节省,这儿多得是。”

 

高尾一回到宿舍就看到自己几位室友兼学长不怎么科学的交流。不算太大的屋子里,三个平均身高一米九以上的男人正凑在一角的书桌前盯着电脑,这情形怎么看怎么个诡异。哪怕高尾已经住进来快半年了也没法幸免地这么认为。

 

 

 

高尾学的是法律,这一届法律系学生如果像以往那样四人一间宿舍,有个人就分不到宿舍。幸运也是不幸的,高尾光荣中奖了。高尾本人倒是无所谓,既没社交恐惧症又不是孤独症患者,他对于大学的宿舍生活其实还是有点小期待的。虽说一个人住的拘束很少,但是有几个损友加室友贯穿整个大学生活也是件有趣的事不是吗?

 

只是,还没等这个随性的家伙去查看自己的宿舍门牌号,他又幸运也是不幸地被当时身为学生会副会长的宫地亲切地邀请到了他们的宿舍。宫地大高尾两岁,读的也是法律,算得上是高尾的直系学长。

 

听说他们那届的体育系、经济系还有法律系都那么悲催地留了那么一个人单住。于是机智的学生会就这样机智地把不同系的三个学生扔进了同一个宿舍并创造出了堪称S大神话的一个宿舍。三名学生分别是温文尔雅的学生会副会长、严肃正直的经济系超级学霸还有脾气虽然暴躁但篮球超级棒的体育生。

 

此事至今依旧是S大的几大神话之一,而高尾也即将成为神话之一。总之,高尾就在流言的误导以及宫地的哄骗下住进了那个传奇宿舍。接着被坑得要死的他发现这年头人言不可信,流言不可听,谣言不可忍。

 

——温文尔雅的学生会副会长在哪里?我只看到一个暴娇的宅男。

 

——严肃正直的经济系超级学霸在哪里?我只看到了一个闷骚的宅男。

 

——还有脾气虽然暴躁但篮球超级棒的体育生在哪里?我只看到了一个控水果的宅男。

 

幻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此乃对高尾和成入住宿舍第一天的最为贴切的描述。高尾从一个正常的大一新生沦陷为替宅男学长们带饭的跑腿。顺带,天天看着神话们对着电脑对着网游痴狂的表现。

 

高尾说,我很累,心累,真的。

 

 

 

好好好前话就不多说了,高尾刚从外头回来。你猜他为啥出去?

 

——因为现在是饭点,所以他又被几位学长撵出去带饭了。

 

带饭回来的高尾便看到了开头诡异的一幕。他把三份从食堂打来的三份晚餐放到电脑桌旁,拍拍桌子打算引起那几位的注意。“前辈,晚饭回来了ww”而后以高尾超乎常人的视力他轻而易举地将几人的电脑屏幕尽收眼底,不意外得在发现一个橙绿相间的角色存在于他学长们的界面中。

 

这个角色依旧一如既往地把他的前辈们弄得怒火连连。高尾耸耸肩想。然后他也一如既往地在心中默默吐槽着这家伙的色彩搭配。橙配绿什么的,大大你的审美观还好吗?

 

——萝卜桑,今天又见到你了呢。

 

 

 

“哟谢了。”宫地捞过一份盒饭,其实拍了拍学弟的肩膀以示表彰,嘴角噙着一抹有点得意的笑。心情不错,看样子是拿菠萝砸中了那个惹火他的人了。鉴定完毕,高尾在心里默默地比划了一下今天的暴娇的可忍耐限度。

 

大坪和木村瓜分了剩下的两盒。大坪对着高尾点点头,木村比了个大拇指送他。嘛……其实前辈们也不是多么糟糕。再次拜他极好的视力所赐,他余光一扫看到了三位学长风卷残云一般扫完盒饭转而继续向游戏进攻的模样。捂了捂脸,高尾觉得他下次可以掐秒表看看学长们吃饭的速度有没有破吉尼斯纪录了。

 

By the way,他再也不想观察三个没形象的宅男狼吞虎咽的吃相了——他毫不怀疑要是再来几次他一定会有心理阴影。游戏什么的到底有多重要啊学长们!

 

 

 

三个仅剩残羹的盒子被堆在电脑桌上,作为没有强迫症也没有洁癖的五好青年高尾表示那些东西不管他的事。对于室友们埋头于网游中的行为,他捂着心口哀叹,“他们恨不得穿越进去好吗。”作为寝室里唯一一个没有被网游荼毒的好青年,高尾在被彻底无视的情况下自发滚去洗了个澡,打算过会出来观察三位正在打Boss的前辈如何虐怪。

 

但是幻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是高尾强调,这是真理,不解释。

 

“啊啊啊啊啊老子要宰了洛山那只死猫~%?…,# *’☆&℃$︿★?……”

 

高尾推开浴室的门听到的是被学姐们痴迷着的“温文尔雅的学生会副会长宫地清志”发出的怒骂。怒骂的对象还是一个电脑对面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的玩意儿。

 

而高尾觉得他有必要刷一发存在感,“宫地前辈,死猫是不可能再死一次的。我说真的。”

 

木村望了高尾一眼: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前辈们会为你收尸的。

 

怒气值已经爆满的宫地随手拿起身边的英语六级就想砸,“你这个一年级小鬼给我滚边儿去——”

 

“高尾别闹。”大坪拦下宫地,闷骚的脸依旧闷骚看不出什么表情。高尾挑挑眉,知趣地作壁上观不出声。

 

“我们被洛山抢了Boss。”他说,很严肃,“因为我们秀德没有好控制,所以经过我们的讨论,决定马上就找个。”

 

——大坪前辈我看错你了。学霸你是怎么做到一边沉溺网游还一边成绩拔尖的?

 

“控制难上手,需要技术也要手速。这是个很麻烦的活。”木村接上。高尾在心里吐槽,木村前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好玩吗?

 

“而且最好是聪明点的,别给老子来个死宅加书呆。”宫地补刀,“嘁,所以我才讨厌控制,不是人精就是傻逼。”

 

高尾:……宫地前辈,你们公会的控制会哭的。

 

“另外,我们比较希望那个人是——可以信任的。”

 

宿舍里的气氛开始凝重。不好的预感似乎降临了。高尾眼神飘飘飘,脑子里不断思考有什么点子可以让自己立刻离开这个不祥之地。

 

“这样的人我们其实都认识——”

 

三道视线落在了高尾身上。

  

“诶诶诶????!”

 

——前辈们你们都看着我是要闹哪样?!

 

——我是旁观者啊旁观者!!

 

——躺着也中枪这是闹哪样……

 

“高尾。”宫地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笑意盈盈地看着高尾,完完全全就是一副纯良的模样。如果高尾没有在两个星期前无意间撞到宫地维持着这个表情把一个向他告白的男生揍趴下还扔下一句“打主意到我头上是想死吗”的话,他大概就会被骗到了。

 

“等等等等,我不会玩网游啊前辈!!!”

 

——maya别闹作为一个阳光向上好青年他坚持抵制网游。

 

“高尾我可没谈到网游,是你自己先说的,赶紧去注册!”

 

——……谁来把前辈收了?

 

所以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对自己情商智商都抱有绝对自信的高尾心塞塞地看着宫地。学法律的果然不能小看,这特么都是怪物。

 

“前辈我没手速……”

 

“……上次手速完爆我的是谁?!”木村对高尾瞪眼。

 

“前辈我没技术……”

 

“技术可以练。”大坪向高尾颌首。

 

“前辈我很笨……”

 

“……”宿舍沉寂了一秒钟。

 

“高尾你现在立马给我去注册!”然后回荡着的是宫地的咆哮。

 

于是,高尾和成的网游之旅就此开始,再无别论。

 

 

 

“前辈啊……”高尾从书包里抽出笔记本电脑,开机——啧,他的笔记本性能很好属性应该是个攻,玩个游戏还不至于卡机吧。

 

“嗯。”大坪回应,另外两个人似乎正在PVP,键盘被他们敲得啪啪响,看他们俩认真的表情就知道完全没时间理会高尾。

 

“那游戏是什么鬼?求名字www”

 

“‘Samsara’,S-A-M-S-A-R-A。游戏资料官网都有,自己看一下。”大坪顿了顿,一拨转椅面朝高尾目光炯炯,盯得高尾浑身上下不自在。大坪严肃地表示,“只准选控制。”

 

“是是是,大坪前辈www”高尾打开谷攻——听说这家伙和中国的度受好了——搜索samsara,一边无聊地和大坪搭话,“Samsara真是个奇葩的名字——话说前辈在哪个区?”

 

“整个日本就一个服!你小子给我看了官网再说!!”

 

宫地那边PVP完了,听那语气就知道结果不咋滴。木村还在埋头苦战。

 

“宫地你又和猫眼去PVP了?”大坪心知肚明地问。

 

哦,前辈你真可怜。给你点个蜡。

 

幸运物和猫眼。是高尾所知道的,唯二能让宫地怒火攻心的两位罪魁祸首。

 

“切。”

 

“不是刚被抢了Boss吗?怎么又混在一起了,你们真是……”大坪摇摇头,高尾从他的话里寻找到了深深的JQ。

 

——大坪前辈你才是真·腹黑的终极Boss。

 

“宫地前辈你和那个猫……”高尾在宫地死命的瞪视下改口,然后唇角上勾,眯起吊梢眼调侃,“好吧死猫,到底是什么关系?相爱相杀还是因爱生恨www”

 

“你小子又找打!小心我用轻卡辗死你哟。”宫地“砰”地一脚踢在高尾所在的双层床的床柱上,坐在下层床上的高尾瞬间感受到了来自床具的深深的恶意——这淅淅沥沥掉下来的灰尘是要闹哪样?

 

“好吧……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不知道。”高尾两手一摊,脸上是视死如归的悲壮表情。作为一个颜艺帝请不要怀疑他的变脸速度。

 

“好了,宫地高尾别闹。”大坪是舍长,舍长是干什么的,高尾不知道别家宿舍,反正他们这个就是干这个的。

 

——论舍长劝架的重要性√

 

大坪看向高尾,闷骚的脸有了一种满意的神色,“高尾下载客户端,等会带你练级。”

 

“哟西下了w”

 

“嗯,公会战要开始,上Line。”宫地回去了,高尾看着他心情蓦然变好的背影有种想把被子上的灰尘全都抖到宫地床上的想法。当然,只是想法而已。他还不想被菠萝砸死,也不想被轻卡辗死。嘛,果然还是来个人把前辈收了好吗?猫眼君我看好你。 

 

 

 

很快,前辈们那边就开始了公会战,他的三个学长戴着耳机正朝话筒里吼着什么。不玩网游的他是不怎么听得懂的,但就算这样,他也能明白局势走向。这次的公会战似乎是和死猫所在的洛山打,形势不差,似乎对方的大神们不在。高尾坐在自己的床榻上,距离电脑桌好些米,可就算随便扫一眼,他也轻易地从一堆人之中找到那个橙绿相间的“幸运物”。技术也好,审美观也好,这人在哪都是焦点中的焦点。高尾耸耸肩移开眼,他可没有兴趣观察公会战,再说……这不赢定了吗。上了下官网,他点开游戏资料。

 

“Samsara”是梵语里轮回的意思,轮回分六道,而“Samsara”里的职业便是对应了这六道。这游戏资料很多,职业很多。各种长篇大论,各种废话连篇,看得高尾神烦。在发现了这个情况之后,他就懒得看其他职业的资料,直接跳过,开始研究主控制的几个职业。

 

术士和炼金师。术士两大转职分别是死灵术士和地狱术士。炼金师两大转职分别是机械师和人偶师。术士走黑暗风,炼金师走二逼风。孰优孰劣,一清二楚。

 

高尾刚才说得不会玩网游不是假的,但他作为一个正常的男孩长大,网游什么的自然也是他青少年时期不浓不淡的一笔。他曾经帮人打过PVP,也不知是不是对方太弱的缘故,高尾赢得很轻松。自此之后,高尾对网游的兴趣一直不大,高兴就玩玩,不高兴就弃了,总之就是个不认真的家伙。轻而易举的胜利能有什么意思,有的时候人的劣根性就是这么贱。太过简单的玩意儿不要,要的就是难以入手的东西,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扯远了,反正据高尾和成本人自负的发言,他会是一个好控制,绝对解决秀德的危机前辈请安心。

 

术士是个法系职业,主控制,血薄防低攻一般,靠的全是技术。自己单练时间还太长,所幸他有前辈们帮忙,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死灵术士是二十四个职业中最强的控制,没有之一。地狱术士的控制稍差,但法伤却要比死灵术士高得多,算是半控制半法师。

 

高尾看来看去,觉得无论哪个都是他的菜。

 

——啧,那就点到那个是哪个好了。 

 

高尾点来点去最后点到的是死灵术士,他也没什么可扭捏的就这样定了。之后他又翻了遍其他职业的资料,看了几个视频。之后已经产生疲惫感懒得继续看的高尾翻出客户端的小窗口。

 

进度条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在前进着。哭笑不得的捂脸,他就不该指望学校的网速能给力。高尾叹了口气,然后果断抛下电脑君,愉快地扑向了床铺君的怀抱。在他去见周公之前,耳边依稀能听到三位前辈挑灯夜战的键盘声。

 

 

 

高尾第二天没课。

 

作为一个格言为“及时行乐享受人生”的享乐主义者,他毫不客气地赖床了,并且视前辈们熬夜之后上学之前三番两次“起来注册”为无物。等他从被子里探出脑袋起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

 

他浑浑噩噩地打了个哈欠,穿着了件T恤套上沙滩裤踩着拖鞋进了卫生间洗漱。再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总算是清醒了。拎出笔记本检查了一下,客户端终于下完了。三两下把它安装好,高尾就在被前辈们坑了近十二个小时之后终于开始注册账号创建角色。

 

角色当中唯一要注意的就是种族,种族对于某些对应的职业有着加成,而对术士有加成的是鬼神。鬼神除了额头上多了根角,嘴里对了俩尖牙——高尾表示又不是吸血鬼弄毛尖牙制作组你们脑洞好大——也和正常人没啥区别,这些还在高尾的可接受范围内,于是他就选了。

 

然后他盯着屏幕,他的角色是个黑发黑瞳身高适中的男鬼,手上拿了根狼牙棒。

 

——嗯就这样吧,懒得改了。

 

接着是ID。这年头的ID不是酷炫狂霸拽就是中二深井冰,高尾发誓自己绝逼不要做其中的一员。通常人类在的脑洞都是在不经意间被打开,而你想要把它打开的时候撬也撬不动。高尾想了半天要叫什么,愣是没想到什么好名字。最后只得根据自己喜欢收集卡牌的兴趣起了个名。

 

ID交出你的球星卡,种族鬼神,目标职业术士,初始等级为1。

 

没有酷炫狂霸拽,没有中二深井冰,没有文艺小清新,没有傻逼非主流。

 

很好。高尾满意地点点头。回车,创建完成。

 

就此高尾和成距离二逼又进一步。

 

 

 

屏幕一变,高尾的角色出现在阴森得要死的残垣绝壁之中。飕飕的冷风吹,背景音效是有些悚然的凄厉嘶喊,灰暗的四周使得整个界面的基调有种悲凉的错觉。

 

高尾一愣。

 

——我的天……这是新手村?

 

事实上,这的确是新手村。高尾很快就操纵着账号看到了某块石板上所写的“新手村19999”的字样。电脑前的人点点点,真不知是该先吐槽这连个名字都没有的新手村还是自己奇葩的运气。不过向来乐观的高尾心想着总不能在这儿干耗着吧,于是破罐子破摔跑去领任务——啊对了,其实他很想知道这儿真有人吗?

 

结果绕着这块残垣绝壁逛了一圈他还真找到了一个NPC。

 

NPC先生一动不动地身着白衣站在绝壁之上迎风眺望,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荡。本来应该是一副悲怆的景象,只可惜那里的风从四面八方而来,把NPC先生的长发吹得乱七八糟像个鬼一样。NPC先生,请告诉我,你和制作组多大仇。

 

高尾操纵着角色开始爬绝壁,由于他那个男鬼还只是个一级的小弱炮,摔一下就死。这时候技术就显得尤为重要了——特别是在他不清楚一级的玩家死了会咋样的情况下。

 

就算许久不碰这种玩意儿,但高尾因打篮球而练就的灵巧的双手和极快的反应还是让他有惊无险地爬了上去。NPC先生见到有鬼前来并没有什么行动,站在那儿动都不动鸟都不鸟他一眼。高尾左击点了几下NPC,又换右键,没动静。然后他在聊天框里打字,小鬼神的头上飘出一行又一行的字,可还是没什么动静。

 

高尾有点郁闷,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放弃。只是这小破地儿好像只有这一个NPC,为了领任务他拼了。拼了的高尾就让他的号拿着那根狼牙棒往白衣翩翩黑发乱飞的NPC身上戳。大概NPC也没见过高尾这么死缠烂打的玩家,总算是有反应了——

 

伸出脚就那样直接把他踹下绝壁。

 

高尾飞身掉下悬崖之际,似乎瞄到了NPC嘴角的冷笑。他抖了抖,暗想这游戏里的NPC不会是智能的吧别吓我,然后继续专注自己的号。小鬼神没死,只是附近聊天框²里出现两条消息。

 

【系统】【源 宗介】对玩家【交出你的球星卡】说:滚。

 

【系统】十级以内玩家拥有死亡保护。

 

高尾:什么鬼?

 

第一次见到这么不客气的NPC,高尾有点傻,这游戏是怎么回事?不过拜这个NPC所赐高尾的好胜心和好奇心都被激了起来,再加上他看看周围一片荒芜也没啥可干、更传送不出新手村的样子,果断再次爬上绝壁。这次他聪明了点,手上的狼牙棒先放下,然后抬手去碰NPC,但结果没啥两样,一样是被踹了下去。高尾在心里摸了摸自家的小鬼神。

 

他依旧没死,附近聊天框里再次出现两条消息。

 

【系统】【源 宗介】对玩家【交出你的球星卡】说:你还来干什么?

 

【系统】十级以内玩家拥有死亡保护。

 

高尾开始好奇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智能NPC?高尾这人平时看起来对什么事都不上心,但只要是任何关乎他感兴趣的人或事的时候,他就是成了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是不回头的人。没办法了,被勾起好奇心的高尾成功的激活了自身的隐藏属性,反复循环着爬上去再被踹下来的过程。

 

终于,NPC先生说的话变了。

 

【系统】【源 宗介】对玩家【交出你的球星卡】说:再敢上来我就杀了你。

 

——你当死亡保护是吃素的吗?

 

高尾贱贱地笑,完全忽视NPC的警告继续往上爬。几乎每次高尾被踹下来,NPC都会说不同的话,语气从冷若冰霜到无可奈何,最后白衣翩翩的NPC似是在怀缅着什么,他说,“……你们真像呐。”

 

当高尾第十次被踹下来的时候,那人这么说,不是用文字,而是真的说话。夹杂在背景呼啸而过的风声中,显得格外凄凉。高尾怔了怔,不由感慨这游戏制作的真精致。附近聊天框里出现了一条消息。

 

【系统】恭喜玩家【交出你的球星卡】成功完成隐藏任务【傲娇的心你不懂】。

 

任务栏里冒出一条。

 

【隐藏任务】傲娇的心你不懂

 

【描述】【源 宗介】对你的好感度达到50并被其踢下山崖十次。

 

【奖励】【鹰眼】技能书一本。

 

——这到底是什么游戏……

 

被这任务刺激到了的高尾满脸黑线扶额投降,制作组你们太牛逼我认输了。刚才NPC的反常就被他抛到了脑后,毕竟始终只是一个NPC而已。人玩网游是为了放松,谁也不想被网游里的NPC玩。大概是这样的关系,向来细心的高尾也把这事给忽略了。

 

 

 

高尾的小鬼神在第十次砸到了地上的时候,屏幕中的冷色调中终于出现了一抹橙色。橙色的皮甲,橙色的弓箭,绿色的头发,橙配绿,焦点中的焦点。他是玩家。他是高尾在“Samsara”里碰到的第一个玩家。

 

但是这种搭配……

 

好巧啊,萝卜桑是你吗?

 

附近聊天框闪出一条玩家消息。

 

【附近】【别动我的幸运物】:请问这是哪里?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大概是“新手村19999”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话说大神帮个忙,带我出去吧www

 

【附近】【别动我的幸运物】:闭嘴。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大神别这么凶啦[委屈/]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看我这么可怜落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地,大神你就顺手帮个忙吧wwww

 

【附近】【别动我的幸运物】:烦死了,升到十级自动传送去主城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大神要是有练级的地方我还找你吗?

 

【附近】【别动我的幸运物】:与我无关。

 

高尾的嘴角在抽搐了那么一下,看着屏幕上幸运物回给他的高冷答案表示很无奈。他大概有点明白宫地为什么会被气得怒火攻心来着了,因为他的口气真的特别欠凑有没有?有没有!

 

幸运物也没再多说什么,穿着闪着橙光的装备离开,小鬼神像瞻仰他的背影一般目送他离开。但实际情况是某个不正经的玩家正望着那背影吐槽。

 

虽然高尾真的不想继续吐槽他的搭配了,但是……

 

——果然还是超像一根巨型胡萝卜在移动。

 

很快幸运物就消失在小鬼神的可视范围内,直到那时,高尾才想起来他自己刚刚得了本技能书。然后他点开背包,空荡荡的包裹栏里只有一本技能书。他查看了简介。

 

【鹰眼】:

 

【种类】技能类

 

【职业】全职业通用

 

【等级】10级

 

【冷却时间】30秒

 

【作用】在一定时间内,施术者的技能在一定范围内将完全锁定被施术者。时间与范围随着技能等级增加。

 

【1级】在3秒内,施术者半径3米内,技能将完全锁定被施术者。

 

【10级】在30秒内,施术者半径30米内,技能将完全锁定被施术者。

 

于是一万匹草泥马在高尾心中飞奔而过,饶是他自制力惊人也几乎想骂娘。游戏制作者真的是够了,这种任务都能奖励一本如此牛逼的技能书真是够了!你们的脑回路我不懂。

 

 

 

吐槽完这个游戏,高尾操纵小鬼神向幸运物的反方向走去,打算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东西获得点经验。也许是高尾的运气在那个任务上全部花光了,总之他一路走来就只看到了点矿石。他试着让小鬼神一棒子砸在矿石上,经验没有,倒是矿石碎了,背包里出现了一堆废石料。

 

高尾囧囧地把毫无用处的东西扔掉,慢慢地逛着。片刻之后,他又看到了萝卜桑,啊不,是幸运物。幸运物先生走到小鬼神的身边,两个角色离得很近,高尾可以清晰地观察他的全身上下。高尾这才发现幸运物的耳朵是细长且有尖角的,哦原来幸运物的种族是精灵啊。

 

想想也是,精灵对游行者啊弓箭手啊都是有加成的嘛。不过他记得这个种族其实和鬼神这个种族有点犯冲。大概是吧,因为他觉得自己和幸运物命中犯冲。

 

附近聊天框里出现了消息。

 

【附近】【别动我的幸运物】:210,356附近有一群蜘蛛怪

 

高尾一愣,这个家伙……是专门来告诉他这个的吗?

 

【附近】【别动我的幸运物】:我只是碰巧经过那里,又碰巧碰到你才说的

 

高尾看了看自己目前的坐标,几乎是在那群小怪所在地的斜对角。这个人啊,碰巧能绕了半个新手村吗?

 

高尾玩味地笑了,托着下巴看着界面里那个身影,似乎是想透过一个毫无感情的角色看到坐在电脑前活生生的人,“其实也是挺可爱的啦www”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谢谢大神www

 

【附近】【交出你的球星卡】:大神加个好友吧www以后一定会还你这个人情的(。・∀・)ノ゙

 

高尾右击幸运物,加他为好友,聊天框在下一秒跳出两条消息。

 

【系统】玩家【交出你的球星卡】添加玩家【别动我的幸运物】为好友失败。

 

【附近】【别动我的幸运物】:不用,本来就只是碰巧而已

 

幸运物转头就离开了,高尾也没多说什么,反正有了前辈们的那层关系,他迟早是要和他认识的。

 

——要是有缘,相识早晚都是无所谓的。

 

 

 

接下来,高尾就操纵小鬼神绕了半个新手村找到了那群蜘蛛怪开始练级。鬼神有两个自带技能,一个近身物理攻击的【击打】,一个远程法术攻击的【暗波动】。

 

只有到十级第一次转职之后,才会有真正的职业技能。所以高尾现在也不介意,他总是先使用 暗波动 ,等蓝用完了,开始换物理攻击,顺便等角色自动回蓝。就这样重复了不知多少遍,小鬼神终于满了十级,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无聊的地方,终于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术士了。哦对了,貌似还可以使用那本【鹰眼】技能书了。

 

最重要的,他马上就可以离开新手村就可以加入前辈的公会,去找幸运物玩玩了。他对幸运物的印象多半都是前辈们灌输的任性又别扭,只是刚才幸运物口不对心的帮忙让他觉得这人其实很不错。有点期待呢。期待那个面冷心热的家伙看到他的模样,期待那个配色奇葩的家伙其他的样子。

 

——很好,萝卜桑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TBC

评论(5)
热度(44)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