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牛白+及岩】白鸟泽二三事·1

*王牌二传组cp大法好

*牛岛若利x白布贤二郎,吃安利吗?

*文笔渣哭,ooc

*同好来战,企鹅-657288198,微博-二起来真闹心,贴吧-白布贤二郎

*私设多如狗

*短打

@MACONDO 

说好了的艾特但是ooc好严重就怕没有写好白布qwq

 

 

 

白布贤二郎是白鸟泽学院的二传手。

 

他站在王者的身边,不可避免地被说成是王者的附庸。不只是他,前辈们也是同样。他们的队伍总是被这样称呼——“那个有牛若的白鸟泽”,牛岛若利的光芒耀眼到遮蔽了身边的一切,以至于太多太多的人忽视了队伍里的其他人。仅听过白鸟泽名号的人脑子里多少会有“什么啊?要是我站在王者的身边也能赢的很轻松”这种想法。

 

实际上,在白布加入白鸟泽排球部之前他也是有这种倾向的。牛岛若利给白布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哪怕当他进入白鸟泽,他对他们王牌的印象也只有当初那个所向披靡的最佳攻手。

 

国二的时候,他在北一的表姐拉着他去看了中学联赛的决赛,白鸟泽对北川第一。白布就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到他未来的主将,那个叫牛岛若利的人。那个人打出来的扣球爆炸力十足也包含了一种属于力量的美感,他很强,强横到可以轻易击溃对方的三人拦网,那颗本应该被维系住的三色球体在刹那之间弹开拦网的手臂狠狠地砸在地上,接着又好似不甘心地再度跃起。这个人获得的胜利堂堂正正,不带一丝虚假亦不参杂任何杂质。虽然对方仅仅只是一个国三生,只比白布年长一岁,但牛若已经为他的未来展开了一条宏大之路,而他还停留在迷雾之中找不到方向。

 

也许就是这样的特质与气度吸引了白布,纵然他作为一个被北一学子拉来看比赛的家伙,理应为北一错失的每一分而遗憾。可当他看到蓝白队服的一方拿下第一局的时候,他在心里给白鸟泽加油,给牛岛若利加油。他看着当时白鸟泽初中部的二传,为他犯得每一个错误而惋惜烦躁,甚至到最后还莫名出现了“若是我在他身边绝对不会这样失误”的心情。

 

一场比赛的时间,就让白布这么憧憬上了牛若,希望能站在那个人的身边,再不济也至少要能站在网的对面和他来一场堂堂正正不会后悔的比赛。之后的事不必多说,白布是抱着怎样的想法与怎样的心态去努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相对来说他是一个蛮有天赋的二传,虽然身高有些够不到标准,但他控球的精准度却令人赞叹。一年多之后,白布贤二郎收到了来自白鸟泽高中排球部的邀请。邀请他的人并非是他所憧憬着的那个人令他略微失落,但对方以即将毕业的前白鸟泽正二传的身份认可了他的实力又让他勾起了一个浅笑,礼貌地向那位学长道谢。

 

当时的他要说不开心那就是骗人了,无论是偏差值还是排球部,白鸟泽都是县内首屈一指的强校。能进入这样一个地方,兴奋是自然的。当时的白布满怀期待,对于白鸟泽这个向往已久的地方不由自主地做出了许多种猜测。到了那里他的竞争者多半会有一堆,毕竟为了争夺一个站在王者身边的位置的战斗向来激烈。能打入全国八强的前辈们即便没有牛若强但一定也很可靠,气氛也许会很严肃训练也会很严格,不过他会努力去适应的。还有他所憧憬的牛若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很强是一定的,性格呢?白布想了想,脑海里浮现出出了一个冷酷无情的暴君形象。

 

他打了个寒颤,赶忙甩甩脑袋摇掉那些不该有的脑补继续练习。排球被他骨节分明的手中抛出,以白布指尖为起点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最终来到了他现在队伍里的王牌掌前。“砰”的一声,是球体被大力击中后砸在对面地板上的声音,也预示着白布与那些不知名的候补争夺的开始。

 

——好不容易得到了竞争权,他不想输。

 

若是让高一的白布对国三的自己评价一下,当事人大抵会一时沉默。想到初入白鸟泽的自己,他真的什么都不想说。时间流逝总在不经意间,待你转眼回首,习惯了的日子已被光阴所湮没,又到了得开始一段新生活的时候了。白布因为很早就收到邀请的缘故,在春假的时候便被要求入部训练。

 

本就是情理之中,没什么可拒绝的,只是白布见到排球部前辈的第一天就把自己对白鸟泽的印象给重塑了一遍。换句话说,就是被打脸打得很愉快。白鸟泽说不上是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但也算大相庭径。与他猜想唯一相符的只有训练之严,如听闻中的一般,每日例行练习之后白布根本累得说不出话,这大概也有他体力不好的原因在里头。

 

至于僵硬严肃的气氛根本没有,大概是他想太多,不论怎样这里的人最多也只是大他两岁的高中生。甚至其中一个二年级前辈见他训练之后一脸讶异,便走过来拍拍他的肩也许是在安慰他:“训练量第一次这么大会很累,不过队伍不需要跟不上练习的队员,努力适应……加油。”

 

至少可靠的前辈还是有的。白布边这么想着边喘着粗气向前辈道谢,“谢谢前辈。”

 

回到正选当中的二年级前辈似乎正被同伴们开着玩笑,隐约传过来的对话中洋溢着属于高中生的意气风发,也含着损友满满的调侃意味。

 

“……一脸惊讶是因为在想狮音你是弁庆吧。”

 

“党你要玩到什么时候……”

 

那边的学长闹成一团,白布抬眼望去。牛岛正喝着水在休息,正选聊天偶尔也会拉上他不过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兴许是巧合兴许不是,牛岛的视线有那么一瞬定格在了他身上。

 

喉咙像火烧着一般,一股铁锈味弥漫在口腔中的滋味不好受,但是“队伍不需要跟不上练习的队员”。白布攥了攥拳,下定了决心。原来,想要站在王者的身边也得付出比当个凡人多得多的努力。

 

TBC

评论(20)
热度(27)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