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

全职刀剑黑篮排球脑残粉
主要产出高绿叶宫紫冰刘福虹灰
偶尔汉化 坑多,更新慢

【叶宫】溯•二[ABO]

*文笔没救了

*画风转变如此之大请轻拍_(:3

*小太郎作死小能手

*因为不知怎么被屏蔽了就连着之后写得一起发了,明明第一章都一点问题没有啊趴

*副cp高绿,BA向……如果雷到了很抱歉




宫地没怎么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omega。虽说他的双亲是AO结合,唯一的弟弟裕也也在十五岁的时候分化成为了omega,但是他没想过自己也会成为这个稀有种族的一员。他有着一米九的身高,可以与alpha相提并论的体魄,以及算不得极致但也不错的篮球天赋。再来,比起遗传了omega父亲长相的弟弟裕也,他的容貌更似自己那理智而优秀的alpha母亲。宫地清志理应成为一个alpha,再不济也得是个beta,而不是只为了生育而存在的omega。


可他偏偏成了omega。还在该死的在意的对手面前发了情。


当宫地在抑制剂的作用下终于冷却——各种意义上,无论身体还是脑子——下来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是把那只该死的雷兽给扔进太平洋喂鱼。理由还不是因为那混蛋吃了豹子胆敢在他第一次发情期袭击——


而是为他没有标记甚至连个临时标记都没有给他。


靠,还有更操蛋一点的事吗?


身上还有着那个蠢货的信息素,宫地对于那种清爽的橘子味甚是讶异。未分化前的他也能感受到信息素,但无论是alpha的还是omega的,对他的影响都少的可怜。当然,他近距离感受过的那两类生物也只有寥寥数人。其中印象最深的无疑是自己那天才的后辈,奇迹的投手,十足的alpha,味道是有些清冷的雨后松苔。高尾和他提过,他说小真的味道那么温柔真是一点都不像个alpha。


他现在找到一个闻起来更不像alpha的家伙了。


缠人得要死,麻烦得要死,蠢得要死。


眸光轻闪,眉间撵起,几番挣扎之后,宫地还是不情不愿地在心里给叶山小太郎加上一句——


勉强能让人感到安心。


宫地在医院躺了半天,在被好几个omega专家诊断过后终于获得了离开的许可。他不太习惯被似是什么柔弱的女孩一般小心翼翼地对待,更别提几个医生话里话外都暗示他赶紧找个可以依靠的alpha然后呆在家里。以至于宫地在终于出了医院大门的那刻大大地松了口气。


他现在闻起来一点味道也没,这真是多亏了抑制剂的帮助。福不双至,祸不单来,当宫地决定使用抑制剂的那一刻就注定他必须要依赖这玩意儿,否则当他三个月后的第二次发情,腺激素将会提高1.5,且变成毫无思考能力只渴望被填满的野兽。


想到这里,他厌恶地皱眉。成为omega这种事他需要时间去适应,也得去理解。不过当务之急,先是解决自己的衣食住行问题——他可怜的行李早不知被急着送他来医院的叶山和陷入发情潮热的主人遗忘在哪个角落里了。


宫地这时庆幸自己的手机是被塞在自己的裤子口袋里,翻开通讯记录,叶山小太郎的名字便是第一个。新干线上呆着的时候,那家伙就一直在和他东扯西扯,虽说看不到脸但宫地眼前却总是浮现叶山毫无敬意地叫着他“宫地”的模样。不知道他大他一年级吗?蠢货雷兽。


之后是父亲的,裕也的,母亲的,朋友的,还有后辈的,都是他可以信赖的人。这种时候找谁呢?前十八年他的生活都在东京,熟人自然亦在那方,再加上omega在当今这个社会依旧不算平等的地位,似乎让谁知道都不太合适。比起朋友似乎家人是个更好的选择,可宫地一想到父母可能做出的决定就头疼不已,他大概会像弟弟那样被当成一个典型的omega被安置在家中。


怎么可以?


不甘心让之前那么多年的努力化为乌有,不甘心再也不能肆意妄为地挥洒青春。琥珀色的双眸定格在通讯记录第一位的名字上,最终拨通了号码。


叶山小太郎,一个刚刚差点上了自个儿男神的alpha,在三分钟之前接到了来自那位受害者也是他的暗恋对象的来电。通话时长三十秒,只是如果时间允许,叶山觉得他得花上三十小时来好好地确定那短短几句话里的信息。


“喂洛山的臭小鬼,以下犯上爽吗?”


“宫——宫地?!”居然还愿意打电话给我吗!


“说了多少遍了你这小鬼给我好好叫前辈!搞不懂你们洛山到底是怎么教人的!”


“……宫地前辈,你……”还好吗?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赶紧来医院接我。”


“诶——!”等等这什么鬼发展要不要咨询玲央姐!


“不是你小子把我的行李给弄丢的吗!好好地负起责任啊笨蛋雷兽!”


负责吗?对宫地!“没问题我一定会负责的宫地ΦwΦ☆”


“给我叫前—辈—”


“我现在就来,宫地请一定要等我!”


“喂——”


叶山这边全然抛弃了他身为alpha的尊严与雷兽的霸气,一反方才的颓废飞奔出门,甚至一不小心吓着了母亲,惹来了几句恼怒地嗔喝。他本以为宫地不再会联系他,会彻底地走出他的生命,为这渺茫而荒唐的一见钟情与半年追逐画上圆点。最可能的情况大抵如此,不过显然上帝足够垂怜于他。


宫地清志成为omega之后第一个遇到的是叶山小太郎。


宫地清志成为omega之后伴随他度过第一个发情期的是叶山小太郎。


宫地清志成为omega又度过发情期之后第一个求援的对象是叶山小太郎。


叶山的脸上露出一个雷兽式的满载自信的笑。真是太棒了,这是上述罗列的几条就已经塞满了他的心。不需要作为一个alpha,剖除那会被信息素影响的部分,叶山的心情依旧大好。就算遇到宫地清志花光了他一生的幸运也无所谓,只是能遇到他就真的足够了。


不过还是有些心悸,后怕还残留着,悔意已是深植心中。绝对不可以再袭击宫地了,不管是因为自己对这个人深刻的感情,还是宫地给予自己的毫无保留的信赖。


如果不是alpha会不会好点,叶山小太郎跨上机车的时候这般想到。向着医院驶去的途中四周的风景呼啸而过,方才的疑问被早早地抛至九霄云外,只有愈来愈清晰的心跳声敲打在他的耳膜。平时的他是不会这样的,玲央姐总说他是个ky又不知紧张为何物的野兽。


这种情况该怎么说,即将见到半天之前差点被自己上了的男神,就是笨蛋也会神经紧绷。叶山就是这样的一个笨蛋。



宫地清志得承认,叶山有着能把他气得半死的天赋,甚至于这种天赋可以完胜他在篮球上的天赋——就是奇迹的世代的绿间都没能把他气成这样,只有他们秀德的光影合一才有可能。说到他的两个后辈,宫地对于他们之间的非典型关系一直保持了观望态度。高尾是个beta,绿间是个alpha,当初把他们凑成一对组合的便是三年级组。beta的性情一向温和,高尾又有着超乎常人的交际能力,把奇迹之一的王牌交给他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错个屁。好吧从组合来说的确不错,但那越发变本加厉的包容——宫地发誓那绝对不是宠爱只是包容——是怎么回事?想到这里他就心塞,奇迹的世代真的是篮球天才吗,确定不是奇迹的难搞的世代?绿间的每日三次任性的确是监督给的,但高尾呢,给了绿间多少次任性?明面上的,暗地里的。数不清的。


高尾对绿间多半已经超出了搭档,宫地作为前辈看得一清二楚。alpha和beta,同性,你们会如何呢,你们率领的秀德又会如何呢?


宫地没时间多想,毕竟某个米色短发抿着虎牙的家伙嚣张地在他面前三米的地方停下机车,向他跑,不,扑了过来。一下子就被一个半天前陷入伪发情期的alpha抱住,对方身上未曾消退的气味扑面而来,他被橘子味传达出的“太好了”“没事就好”还有“终于可以安心了”的这类信息素给包围了。本想揍他一顿的心情也不可抑制地产生了动摇。他该死的心软了。算了,看在这小子这么担心他的份上就暂时饶过好了。


叶山抬起头,猫科动物般的瞳孔闪着光,盯着他的眼神好像一只被驯服的猎豹,“宫地,我会负责的!”


……不,他收回他的话,他一定得揍这个混蛋一顿。


“叶、山、小、太、郎、”宫地一把推开自己身上的叶山,顺手给了他一肘,“你怎么不去死!”


TBC……


评论(3)
热度(68)

© 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